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你善变的容颜不做皇后》我爱你苍老的容颜 诱受 爱你善变的容颜不做皇后GAY吧

更新时间:2019-09-29 12:06:31

《爱你善变的容颜不做皇后》我爱你苍老的容颜 诱受 爱你善变的容颜不做皇后GAY吧 连载中

《爱你善变的容颜不做皇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叶一林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林若清,林容赏

主角叫林若清,林容赏的小说是《爱你善变的容颜不做皇后》,它的作者是叶一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天,林月舒和林玉儿一起来看望林若清,两人同时年龄相仿,却Xing格迥异。加上林月舒并不如林玉儿能言善辨,林玉儿只是和她说了一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天,林月舒和林玉儿一起来看望林若清,两人同时年龄相仿,却Xing格迥异。加上林月舒并不如林玉儿能言善辨,林玉儿只是和她说了一句,便知道她Xing子木讷,也就没有多余兴致。只是口里还敷衍问道:“三姨娘如今身体可好些?”

这边林月舒勉强一笑道:“好些了,劳烦玉儿妹妹叨念着。”林玉儿听了只是撇撇嘴,也不多言。林若清倚在榻上,也只是垂着眼皮子。她有段时日没见到这个怯怯的女孩子,听花奴说,是因为她的母亲身体不好,她长年在床前伺候,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即便是家宴,若是林母不再三嘱咐她来,她断然不会出席。此时看她眼角红肿,用水粉都掩饰不住脸颊的颓废之色。想到她是至孝之人,如何会丢下病重的母亲来这奉承?想必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

三个人在一起,唯独林玉儿一个人在说话,林月舒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而林若清则可有可无的应答两声。凭林玉儿妙嘴生花,也难得令两人多开口,也只好闷闷的不多说。

不过略坐半盏茶的功夫,林月舒就要起身告退,林玉儿早巴不得一声,也跟着告退出来。林玉儿走得倒是爽快,只是这林月舒一步作两步,时不时回过头来。

等她们两姐妹走了。林若清才叫花奴将盒子里收的两根上好的人参给三婶娘送去。

花奴这才恍然大悟起来:“我说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那四小姐如何会出她那院子,我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必是想向小姐讨药材来了。只不过她脸皮薄,不敢开口罢了。你如今有这份心意,我就亲自跑一趟吧。”

“也好。”林若清点点头。

林若清看着花奴牵着裙角袅袅的迈出院子,看她那一回首的婉转,一垂眸的妩媚,想到这个时候的当代女子们说不定正和男人们去竞争事业,这其中的差别,令两世为人的她嗟叹不已。正胡思乱想着,林容赏带着贴身丫头水瓶走了进来。林若清看她脸色有些震撼,这个林容赏对林若清的敌意未免太明显了,还没有进屋子,就开始做出难受的表情。

“一般我都不会来,你这屋子总是一股子药味。”林容赏也不避嫌,拿着手在鼻尖上扇了扇。

水瓶却是无心机的,口里接口说道:“小姐,我就觉得这味道很好闻。”她一双眼睛羡慕的看着四周。房子里摆设精致,还有好多林容赏房里没有的稀奇玩意。原来这水瓶家里原本是开赏玩店,还没有败落之前,曾经和她家长辈学了许多鉴赏玩物的本领,而林若清房里的东西,都是皇宫里下来的赏赐,价值自然不能与一般名贵珍藏同日而语。此时,她目光灼灼,就像豹子嗅到猎物一般,每一样东西都想摸摸,都想看看。

林容赏见她这等痴迷摸样,只是在她腰上狠狠捏了一把,水瓶吃疼,眼泪珠子都落下来,口里却不敢叫唤,只得忍气香声,温顺的垂着手侍立在她身后。

林若清当做没有看见,笑着叫人看茶。

这林容赏却不坐,那茶盏也不接,口里只是说:“我不过是过来逛逛。这两天我听说一个新闻,不知你听说了没有?”见林若清没有反应,林容赏脸色不禁露出恼羞成怒的神色,“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在和你说话呢!”林若清也不恼,含笑说道:“妹妹只管说,我听着呢。”林容赏不悦的翻了翻白眼,自己拉了一张椅子,坐在里林若清较远的地方。

林若清等了半晌,也不见她说一句话,倒是有些诧异。“你怎么不说了?”

“不想说了。”林容赏听到她出声,顿时像点燃炮竹般,气呼呼的一下子站起来。“我只是问你,如果南枝哥哥回来了,你是不是还是要和我抢他?”

“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林若清不禁觉得莫名其妙。

“你已经是皇后了,你还想和我抢男人,你...你怎么这么坏!”林容赏竟然说着甩手跑出了。留下林若清一个人目瞪口呆的呆在原处。

花奴已经从林月舒那边回来,看见林若清还在房里发呆,轻轻笑道:“今日天气极好,要不你出去走走。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

林容赏浑然不听,只是口里喃喃问道:“女人心,海里针,这话真不错。”

花奴“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不也是女人,这话怎么听得和你自己无关似的。”

“唉,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说林容赏是个好人了。”林若清叹道。

“怎么?”花奴脸色一变,慌忙问道,“二小姐今天又来找茬了?”

话一出,花奴连忙咬住自己舌头。林若清看过来,笑道:“原来你有事瞒着我。”

“没有,没有。只不过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花奴连忙说道。

“果真如此?”林若清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她。

花奴只得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有些问题还是在二小姐身上。”

“哦?”林若清眉毛一挑,倒是摇头笑道,“我看那问题很严重啊?”

“二小姐一直认为,大小姐是她的情敌。”花奴看了看四周,谨慎的说道。

林若清头微微一侧,窗户投射进来的光线在她的脸显出支离破碎的落寞。“又是为了情啊?看来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啊!额...你就和我多说说林容赏的事吧。你认为,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花奴想了想,才说道:“其实二小姐是个好人,如果不是因为几年前发生的那事...”

“几年前发生什么事了?”林若清好奇的问道。

“几年前,二小姐被人拐走了,后来好不容易被顾少爷带回来。家里人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一概不回答。只说自己那段经历什么都不记得了。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除了顾少爷,其他人一概不见。后来二小姐慢慢好起来,和顾少爷也比较亲近,只不过顾少爷一心一意只有小姐,他看到二小姐好起来,也就不往她那边去了。二小姐因为此事很气愤,还跑到房里和大小姐吵了一架。大小姐当时都哭晕过去了。二小姐好长一段时间也不理大小姐。只到后来,顾少爷前往玉枯山学艺离开林府,这件事才平息下来。”

林若清有些迷惑不解,问道:“等等,这个顾少爷是谁?和之前的林若清什么关系?”

“他叫顾南枝,是大爷领养的义子,自小和大小姐一起长大。两人关系特别的好。因为顾少爷是个体贴的人。”花奴说到这里,脸颊微微发红,只是两人杵在黑暗中,林若清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

“原来如此。”林若清微微颔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