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良媛》良缘 全文无弹窗阅读 良媛总攻

更新时间:2021-03-30 05:02:04

《良媛》良缘 全文无弹窗阅读 良媛总攻 连载中

《良媛》

来源: 作者:霁六月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凌心媛,凌心书

《良媛》由网络作家霁六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凌心媛,凌心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虽然凌心媛心里对自己这个大哥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凌心媛心里对自己这个大哥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但她看见凌心书才开了头,就已经让顶回去了,她也就懒得说什么“混帐”话了,看见院子里有一个青石椅,就自顾自的坐了下去,一坐下,更觉得那两只脚钻心的痛,看见两个哥哥,还有个仙女般的宁儿姐姐的面,她当然不好意思把鞋脱下来揉脚了,但还是忍不住,在鞋子里面不停的将脚趾来回伸展着,那小模样看在了凌心书的眼里,他本来送过银两就想立刻回转的,但现在看见凌心媛的样子,想到她自幼从来大门不出,这一下就跟着自己走了近三十里的路,居然嘴里还没有嚷一声苦,可越是这样,凌心书心里越发有些不忍,略一沉呤,便说道:“大哥,这都过晌午了,你们还没吃饭吧,不如,我们一起去后山的天**里打个斋饭,呆会我和六娘就在那顾个车回去。”

凌心由本来是怕人多嘴杂会误事,能不出去就不想出去,但转眼看见宁儿那清亮的眸子里流露出渴望的眼神,想到自己与她自躲在这老屋里,便一直靠干粮充饥,自己曾经在军中历练过半年也就罢了,宁儿可是自幼养在深闺,何曾吃过这样的苦楚,她虽不说,可是那一张大饼,她吃了两天都没曾吃完,已经能看出她有多嫌弃这样的干粮了,再回心一想,这天**因位于外城,加上方圆不过十来亩地,和他周围的明因寺、慈源寺、天庆寺和白马寺相比,不仅规模小,而且香火也比不上其他几座寺院的旺盛,今天又不是初一,十五这样的日子,想来也不会有多少人的,几经转念,终是点了点头。

后山这天**离这里却不甚远,自院后的一条小路穿过,不多会便能遥遥看见一间坐东朝西寺庙,小小一个山门,她们到时,不知道是香客少,还是因为到了吃饭的时辰,庙里人烟稀少,只有几个面带菜色的老妇人挎了装香烛的篮儿结伴朝外走。

一进庙门,便见山门内有参天的古树。前殿正**奉天后娘娘的神像,侧坐天花娘娘、痘疹娘娘二位神像,阁之西,亦建西厅,中奉地藏王菩萨,两殿前后两侧有围墙,廊庑和侧门相连相通。

因凌心媛拜过天花娘娘,所以凌家与这天**也是常来常往的,加上凌府里的香火钱一向丢得爽快,结果他们一进山门,没多一会,这天**里洒扫的小尼便认出了凌心媛,一边热情的招呼着大家去耳房内坐定,喝茶,还要人去通知主持智善来陪着凌心媛到正殿焚香,却是似毫不曾理会凌心书,凌心由还有宁儿,想来与他们都是不认识的。

凌心媛心里暗暗叫奇,看那小尼熟络的样子,只怕自己素来是常来这庙里的,可是他们却把凌心由兄弟两个都当成了自己的护卫与小厮,可见这两个哥哥只怕是一次也没曾陪她这个妹子来过。凌心媛心里想着事,一边喝了口茶,这茶用的是上好的六安瓜片,看来天**,还真是蛮厚待自己的。

凌心媛这几天夜里睡不好,今天早上卯正时分就起了床,加上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是跟着凌心书四处颠簸,便是坐在那里,也迷迷糊糊就有了睡意,眼睑渐渐耷落了下来。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拿了件衣服搭在她的身上。她立时惊醒了,只见是凌心书拿了小被子盖在她身上,想来是问庙里的师傅借的,看见凌心媛正好醒了,凌心书的脸上掠过一丝尴尬,凌心媛暗暗觉得好笑,自己的这个哥哥还是蛮疼爱妹妹的,只是有点小别扭,当下虽然心里很是感动,但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揉了揉眼,一脸天真浪漫的说道:“二哥,主持什么时候请我们去吃斋饭呀。”

凌心书与凌心由听到她这般说话,脸上都掠过一丝惊讶,但还是应道:“主持刚才来的时候,见你睡着了,便遣人打扫了东侧的一处厢房,准备给你休息,斋饭也一并送到那里了。”

凌心媛听了,便站了起来,只是这一站,却发现,脚早就麻了,不由倒吸了一口气,宁儿看见她那样子,不由用袖子挡着半面粉面,只是那眼角却是弯弯的,一看便知道是在笑了,那样子若是别人做来,可能凌心媛会觉得做作,可是宁儿做出来,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做作,反是极为好看,极淑女。

一行四个人,跟着洒扫的小尼出了耳房,正准备去厢房,却听见山门处传来一阵杂糟糟的吵嚷声,其中还夹杂着女子的哭泣声。

凌心媛的好奇心是很重的,不过她自幼生长在大都市里,天性里有着现代人的凉薄与防范,所以一直坚信一点,出门在外,有热闹还是少瞧得好。可宁儿显然是个热心肠,她听到外面女子的哭声惨烈,不由看了一眼身侧领路的小尼,说道:“外面这是怎么了?”那小尼看着年岁也不大,那里经过这样的事,说了一句罪过,却也是不敢上前去观望,只这么片刻,就听着那叫嚷声越发大了,小尼念了一句佛号,便言说要去请主持,凌心书点了点头,她便指了一下去厢房的路,就赶紧走了。

凌心媛思忖着,还是赶紧进了自己的屋里的好,这里的闲事,还是由主持来问吧,便要顺着回廊往里,却见宁儿与凌心书都没有动脚,脸上都有几分不忍的神色,就这么会功夫,已看见一个女子,猛地推开人群,从中跑了出来,只是她一个小女子,哪里跑得快,几个汉子几个箭步就追了上去,把她堵在了廊庑间。那女子张望了一下,看见凌心媛等人站在不远处,眼中明显有祈求之色,凌心媛虽也心里不忍,可是这一看围着她的便有七八个大汉,而自己这边两男两女,具是年少,又怎么管的了事?只能抿着嘴,硬着心肠,想要赶紧回厢房去,那女子想来也知道无用,便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求爷饶了奴家吧……奴家定想办法做牛做马,也还给爷……”

“……爷,您就行行好,宽限两天……”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只显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就在这时候,只听一声惨叫,又有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四脚朝天突的飞了出来,跌了个仰八叉的,显然是让人一脚踢飞了出来。

这一下宁儿与凌心媛都吓了一跳,凌心书看见妹妹脸上掠过惊慌的神色,伸手按了按她的肩膀,虽然只是这样一下,却让凌心媛立时安定了下来,她好像能听到凌心书在与她说,别怕,有我在,心下对这个二哥,更生了几分好感。

这时候,一个一脸横肉大饼脸的男子,领着人一边朝那女子走去,一边说道:“你跑呀,你再跑呀。”

那跌在地上的男子这时候正想要爬起来,显然这几个汉子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所以也没人理会他。从他那个角度,正好望见了凌心媛与宁儿,看着凌心书小厮打扮,他也不去留意,反是两个姑娘年纪都不大,却都生得肌肤似雪,细如凝脂,露在袖口的手如Chun葱,一看就是大家门里的女子,而凌心由打扮也十分富贵,就算不是家里的主事人,也必是权贵家中出众的男子,他眼珠子一转,爬起来就往她们面前跑去,一边跑,一边说道:“姑NaiNai,姑爷,您两位在这太好了,求您发发慈悲,救我们家姑娘一命……”

姑NaiNai?姑爷?凌心媛原本还有几分可怜这两个人,此时一听他们的称呼立时皱了眉头,这不是想把他们也搅进去嘛?谁是他的姑NaiNai,谁是他的姑爷?凌心媛听到这里,便想赶紧后退,一回头,看见凌心书的脸上也掠过一丝厌恶。听到这话,那几个大汉听了,互递了一个异样的眼色,那个大饼脸显然是他们的领头人,听了这话,就领了三四个人,走了过来,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人年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魁梧,只是那一脸横肉当真惹人讨厌。

凌心媛心中警铃大响,忙道:“我们不认识。”

凌心书已经朗声说道:“这是凌阁老的家眷,谁与这等下做之人相识,劝你们不要扰了内眷,否则小心惹怒了大人,拿你们去见官。”

那本来在哭求的女子,听到凌心书的话,好似乎看见救命稻草一般,眼眸立时一亮,又看了看那群伫立在门口的男子,眼珠子乱转着说道:“三爷,我们认识,我们认识。”说着,胡乱一指凌心媛与宁儿,然后说道:“这位姑娘,原是我们姻亲,没见过这阵势,吓着了。”说话间,又向一侧移了两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姑娘,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凌阁老偏房柳姨娘家的四叔的侄女,你不认识我了……你小时候,我还帮你梳过头呢,那时候你夸我针指做的好,还央我给你绣个缎面的枕巾!”

一听这话,凌心媛脸上微微一变,莫不成,真是认识的,她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当下还真拿不准了,心下想着,脸上掠过了一丝疑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