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王爷相公你傲娇了》腹黑王爷傻相公 傲娇受 王爷相公你傲娇了同志

更新时间:2021-03-14 00:02:58

《王爷相公你傲娇了》腹黑王爷傻相公 傲娇受 王爷相公你傲娇了同志 连载中

《王爷相公你傲娇了》

来源: 作者:何云娟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苏乐乐,舒乐乐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何云娟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王爷相公你傲娇了》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乐乐,舒乐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柳盈盈也算是福大命大,被人救上岸之后,一番折腾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盈盈也算是福大命大,被人救上岸之后,一番折腾也清醒了过来。

不过,她今日罪大了。在宁王府,凡是触了老夫人的逆鳞者,一律归为罪大恶极级别,被杖打一番是逃不过了。

宁逸尘这次破天荒的没有为她求情,眼睁睁瞧着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被打了十板子,哀哀哭着被抬到夏荷苑去了。

“这回你该满意了吧?”他忽而压低声音,在舒乐乐耳畔邪气十足地勾了勾唇。

舒乐乐石化……我勒个去,事到如今你还帮着她说话!

遂眉尖一挑,笑道:“世子爷,盈盈害我,难道不应该受到惩罚吗?还是说在世子爷的心目中,我一个相府千金还比不上一个烟花女子?”

“自然是你相府千金比较重要,不过,你以后小心一点,如再有下次,我可不敢保证你还有今日这么幸运。”他冷冷抛下一句,尾随柳盈盈而去。

潇洒俊逸的背影,在花间小径上渐行渐远,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只可惜,那么美丽的背影,也只限于欣赏!

舒乐乐有感于怀,忽而就觉得鼻子一酸,‘阿。阿嚏。’眼泪和鼻涕,如决堤的黄河之水,奔涌之下。

表酱紫啊!不过是多泡了会儿水,怎么就感冒流鼻涕了?

舒乐乐接过丫环递上来的丝巾,胡乱擦拭了一把,老夫人慈爱的声音就响起在耳畔,“乐乐,受风寒了吧?回去泡个热水澡,再让大夫来瞧瞧,可千万别仗着自己年轻就不顾惜自个儿的身子。”

“我知道,NaiNai,阿,阿嚏。”

这感冒一来,还真如破土之竹一发不可收拾了!

老夫人急命人去请大夫,又叫人扶着舒乐乐,赶紧回房去歇息。

泡了个热水澡,又吃了大夫开的药,舒乐乐的感冒症状才略微好了些,不过,仍然觉得鼻息沉重,头晕晕糊糊的。

酸枣儿为她捏紧了被子,担忧地道:“小姐,明日就是回门子的日子,你这幅模样,老爷和夫人会担心的。”

“让他们担心一下也好,谁叫他们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非要让我嫁过来?我受委屈了,他们该知道心疼了吧!”舒乐乐哼哼唧唧了几声,把满腹的怨气都发向了相府中疼爱她的双亲。

若不是他们识人不清,逼着自己出嫁,她这会儿还在相府中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呢,哪里轮到小三陷害她?正牌夫君不待见她?

到如今,她还病魔缠身,全身不爽到极点!

她很悲惨的有木有!

酸枣儿被她充满苦情,色彩的表情给逗笑了,“小姐,你说气话呢!你好好睡一觉,明早醒来就没事了。”

“不好!我只要一想到小三想害我,我就全身都不好!”舒乐乐紧蹙着眉心,恨声诅咒了一句。

忽然,她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划过,急急地抓住酸枣儿的手,问道:“酸枣儿你说,会武功的人若是不会水,会淹死吗?”

“当然会了,不过会武功的人气息较强,在水底下呆上一会儿半会儿的,应该不会致命。”

哦……是这样啊!

***小三!舒乐乐忍不住爆了一句Chu口。

遂勾勾小指头,叫酸枣儿靠近了些,小声地道:“小三会武功,我怀疑她进宁府来有阴谋,你速去告诉无双,让她帮我查一查小三的来历。”

夜深露重,树枝在微风的扫动下摇曳不止,偶有那么一两下敲打在窗棂上,咿咿呀呀地响。

宁逸尘便在此时踩着夜色而来。

这会儿他一身墨衣,长发飞舞,倚在门边时,就如隐在黑夜的袅魅,诡异却又霸气十足。

酸枣儿和蜜枣儿急忙迎上,却被他冷眼一觑,问安的话就留在了唇边。

“大半夜的,装什么鬼?”

苏乐乐鼻息沉重,本就难安,这会儿见了他,新仇旧恨刹那间涌上心头。

她冷哼一声,抄起一个枕头就朝他掷去。

宁逸尘轻晃闪过,袖底下带起一股力道将枕头稳稳一托,再一抛,枕头就一个美丽的抛物线,又飞了回去。

巧的是,它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苏乐乐的头上,只听‘扑哧’一声布帛的脆响,枕头寸寸破裂,漫天的羽毛飞舞……

如下起了鹅毛大雪,而舒乐乐就是那悲惨的白毛女。

叔可忍婶不可忍了!

被大雪覆盖的苏乐乐怒由心起,豁然起身。

俏手一扬,抓起一把羽毛就跳下了地。

“宁逸尘,你去死吧!”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快速地揪住了宁逸尘的衣衫,一把羽毛朝他的口里,鼻子里塞去……

动作之快,可谓神速!力量之大,足以撼天!

宁逸尘没避开,酸枣儿蜜枣儿更是没看清楚。

果然有句话说得对,愤怒的女人战斗力仅次于奥特曼,发疯的时候危险性仅次于藏獒!

“我让你落井下石!我让你帮小三!我让你黑白不分……”

苏乐乐一边痛下棘手,一边恨声碎碎念。

羽毛在她手中成了最好的攻击道具,宁逸尘则成了她最好的出气包,只一眨眼的功夫,宁逸尘就和她一般的模样,全身上下都是纷飞的羽毛。

“小姐!”酸枣儿总算是回过了神,惊叫一声,面色煞白。

可愤怒中的舒乐乐恍若未闻,继续咬牙切齿的可着劲地摧残那张如花容颜。

直到。

宁逸尘一声闷吼,揪住了她的双手,再往上一提,在头顶上宛如打了个美丽的蝴蝶结,就把她给定在那儿了。

“舒乐乐,看来本世子的话,你丝毫没放在心上啊!”阴测测的声音,在她耳边邪恶地响起。

宁逸尘挑着眉线,薄唇微抿,一丝愤怒,在眼底浅浅溢出。

舒乐乐不甘示弱地回瞪了他一眼,撇着唇角冷哼数声,“宁逸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一件事?”

“呃?何事?”声线拉长,带了几分兴趣。

那双妖艳的桃花眼,更是泛着秋波,放着电。

我勒个去!哪有人掐架的时候眼带桃花?

舒乐乐风中凌乱了一把,自动忽略了他充满蛊惑的小眼神,微微笑道:“宁逸尘,你这么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真的好吗?你是不是骨子里天生带着贱相,你生来就是欺负女人,欺负弱小的?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剿匪,甚至于你是个真正的男人吗?呵呵……你老实招了吧,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的人,我以自己的生命发誓,绝对不笑你!”

苏乐乐连珠炮似地骂了一通,宁逸尘唇角微勾,不喜不怒,淡然笑道:“苏乐乐,我是不是男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奇怪了!你是不是男人我为何清楚?我又不是你肚里的……”

声音在这里戛然而止。

苏乐乐对上他那狡黠而讥讽的眼神,瞬间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

我勒个去!

你丫丫的真当我们发生了什么?

苏乐乐贝齿紧咬,从牙齿缝逼出一句,“宁逸尘,你有本事就解了我的Xue道,我们单挑!”

“可以!不过,地点由我定!”宁逸尘懒懒的,声线中多了几分玩味。

“在哪?”

“我们新婚燕尔,地点嘛……自然是。”

宁逸尘的视线轻轻飘过她,落到后面的榻上。

而榻上,红纱缦中,红锦被上,一对对鸳鸯,正紧紧相偎。

“你,大色胚!”

苏乐乐红了脸,怒骂了一句。

“咦,我又没说什么,你为何脸红了?”

宁逸尘淡然轻笑,忽然就拥紧了她。

薄唇,在她颊边轻吻了几下,手指一勾,就捏紧了她的下巴,“苏乐乐,你小心思不健康了哦!要不,本世子今晚就成全了你,做你想做的事吧!”

苏乐乐被捏住下巴,含糊不清地骂,“宁逸尘你混蛋!我画个圈圈诅咒你!大圈圈,小圈圈,金圈圈,银圈圈,我诅咒你,昨天是男人,今天是废人,明天成太监!”

宁逸尘听她骂完,依然淡然若素,“呵呵……骂得真有意思!我家娘子连骂人都骂得这么与众不同,看样子今晚我若不好好表现一下,岂不辜负了娘子的一番期望?”

他冷眼一扫,命两位丫头退去,然后旋身跃起,稳稳当当落到榻上,半倚着身子,挑眉邪魅一笑,“娘子,良宵苦短,快来吧!”

“我来你个大头鬼!”

苏乐乐见两个丫头他赶走,暗叫不妙,怒火从心头腾然升起,脚步一划,向宁逸尘冲去。

跨出两步,她才意识到自己能动了,不由身形一顿,转向了一旁的梳妆台。

再转身时,一把明晃晃的剪刀握在手心,苏乐乐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邪笑,“世子爷,我手艺很好的,你不用怕,闭上眼晴,一会儿就好了!”

她一步步靠近,手中的剪刀被她故意的一开一合,发出疹人的杂音。

宁逸尘嘴角微抽,暗自腹诽:他家的小小世子妃何时懂这些了?

记忆中,她还是那个梳着小辫,嘴里吧嗒着蜜糖的小丫头,怎么几年不见,她变得有些让人不认识了?

看着她一步步靠近,宁逸尘眼底邪气一闪,笑道:“苏乐乐,你真想谋害亲夫?”

苏乐乐将剪刀在他面前晃了晃,道:“我家亲夫在外沾花惹草,我担心他被染了什么不健康的病,免去他的后顾之忧。世子爷,你讨了我这么贤惠的媳妇儿,你偷着乐吧!”

身子一倾,剪刀就直接刺了出去,逼向宁逸尘的某处。

可苏乐乐人未扑近,宁逸尘已往后一躲,避开了她的辣手催花。

带起的风,又卷起漫天羽毛,飞飞扬场。

“苏乐乐,你来真的?”

“我苏乐乐做事,从来都是言出必行,世子爷,你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