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戏谑》戏谑和揶揄 字母文 戏谑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8-05 18:03:58

《戏谑》戏谑和揶揄 字母文 戏谑父子文 已完结

《戏谑》

来源: 作者:那时时 分类:职场 主角:小枫,林福俊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那时时原创小说《戏谑》,主角是小枫,林福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11.转过八月,在迎接国庆的到来时,九月是团里最为忙碌的一个月。团长带着小枫去市委开会,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市委的办公大楼,偌大的会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1.转过八月,在迎接国庆的到来时,九月是团里最为忙碌的一个月。团长带着小枫去市委开会,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市委的办公大楼,偌大的会议室,东西摆的长桌上铺着鲜红的平绒桌布,毛主席的画像在正面墙上挂着,四面都是名人警句,宽大的窗户有足够的阳光照进来。好多领导都来了,大家商议着关于国庆汇演的事情,听说省里的大领导也要来参观,这是市里最为重视的文艺演出,关系着市里明年的几个产业发展。会议上她再一次看到了林福俊,忙着在领导身后做笔录,工工整整,谨慎中透着一股子年轻的韧劲,他低着头只顾着手里的笔,她看着他,在一种沉闷的气氛里做着不欲人知的小动作,她撕下笔记本一角的小纸,团成黄豆大小,放在拇指和中指上,轻轻一弹,就蹦到了他的脸上,无人察觉,她就像打了一场胜仗,洋洋得意。他侧过脸来看她,看她笑的样子,像个小孩,有点顽皮的不明所以。他就朝她皱眉头,警告她这是在开会,小心领导发现。

一个多小时的会终于结束。在走廊里她溜到他身后。

“你好啊!大老鼠!”

林福俊回过头,还是搔着后脑勺。“你好啊。你来开会啊。”

“是啊。陪团长来的。团长现在和宣传部长去办公室谈话了。我没事就走走了。”

“那我陪你去市委大楼后面走走吧,那里有凉亭。”他笑起来还是露出眼角的几丝细纹,好像他很容易老去,有种叫人觉得憨厚与贴心。

九月依旧余热未消,夏天的眷恋在于它对这个世间的恩德,仿佛只要它一走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了无生气,在繁花似锦之后总会迎来衰草枯杨的变数,若当没有了风雪,哪还会有对于复苏的盼望和凄美的等待,等待是一种人人都要经历的成长,成长在乎于对人生的品尝,在品尝了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之后,方才懂得人暖自知至于还不忘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

在荡漾着一丝秋凉的季节,好像一切都变得懒洋洋的,菊花在盆子里伸展出各种姿态,小枫喜欢花,她最喜欢菊花的头面,可以是红的也可以是粉的,在鬓边也好在耳后也罢,都显得俏皮。她一直想有属于自己的头面,可是在那个年代,什么都是公家的,用完了都要收回库里,有专门的人看管,平日里摸都摸不到。她喜欢戏服,喜欢头面,喜欢在后台化妆时自己将一件件物什细心的在手里摆弄。那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家在农村,每当过年都赶大集看堂会,其实也不是堂会就是一帮戏班子打个搭台子在集市中央卖唱,一般都是几个村子合伙出钱请人家来演几天,一般都是半个月,从进腊月那年起开始一直到腊月十七八快过年,过完年出了正月初五就再有戏班子来搭台唱戏,一直唱到正月十五。之后大家都又开始忙活着一年的工作。她最喜欢看戏,吵着母亲天天带她赶大集,她喜欢台上那些涂脂抹粉的演员,一个个看上去就跟年画里的人,她见到那些插在演员都上的绢花,她就跟母亲说自己也想要一朵戴在头上,母亲说咱这没有,她就不依吵着要,吵得母亲烦了,就把她甩在一边,她坐在石头上哭,哭得嗓子哑了,戏班的老板看到她就说你长大了当了戏子就能戴花了。后来人家的孩子都去念书了,她不去,把母亲给她缝的书包丢到茅房里,怎么也不去学堂,说是要唱戏。父亲说:“好!送她去城里的学校,城里总归有教唱戏的学校吧。”。她还记得那天父亲母亲带着她坐上一辆进城的拖拉机,拖拉机摇摇晃晃的就进了城,在路边的小吃摊上母亲给她买了一个炸糕,炸糕是甜的,她一直忘不了那个味道。父亲托城里的亲戚打听了一整天总算找到了能学戏的学校,就是交的学费很高,是他们一家半年的收入,父母一辈子种地养家糊口,父亲咬咬牙说:“咱上!大不了来年多包些地,累点没啥。”。她进了学校,进学校那天她还记得,父亲蹲在校门口抽烟,烟袋里的火光在一眼的灰白里显得格外的醒目,烟雾缱倦在父亲的面容上,不愿离去。母亲站在父亲身边,她刚办完了手续,手里的单子在风里不停地抖动。母亲一缕头发从后面的盘髻上掉了出来搭在脸上,她看到母亲回过头冲她笑了笑,父亲此时却站起身来拉着母亲就走,他们再一次坐上那辆来时的拖拉机,摇摇晃晃的在眼前缓慢的渐行渐远。她跑了几步想要追上去,眼泪就在脸上打开了滚。她想自己也许学犯了个错误,一辈子的错误,可是无法改变。

她把这些说给了林福俊听,他在她身边,听她讲自己的过去。他顺手摘下一朵盆里的菊花,送给她。

“你戴上一定好看。”

她笑了,把菊花别再鬓边。“谢谢你。大老鼠。”

“为什么说我是大老鼠啊?!”

她用手点着他,“你别装啊。那天我看到你在排练室的窗子上看。我看到你时你还在朝我这边看呢,你别说那不是你啊。你从篮球场跑到大门那可是有人看到的,那天正好门卫室换岗,是我们社里的老师带班,他可都说了,你跑起来跟个大老鼠似的。”

他脸红了,红的看不出皮肤的本色,局促又尴尬,手心里出了汗,来回的搓。低着头,不言语。

“小枫!小枫!回去了。在哪呢。”团长在喊她的名字。

“我要走了。再见。”她把菊花摘下来放进了随身的布包里。

他看着她离开。她回头朝他挥手。他觉得眼前的人就是台上的孙玉姣,那么俏皮和灵巧。

“他来我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我很爱他。”

或许这就是某种缘分。他些许就是台下的傅朋,等待着她拾起玉镯,就这么缘定三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