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能看到你的罪》我能看见你 MB 我能看到你的罪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4-16 00:05:49

《我能看到你的罪》我能看见你 MB 我能看到你的罪傲娇受 连载中

《我能看到你的罪》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黑色籽岷 分类:婚恋 主角:左好,毛靖

完结小说《我能看到你的罪》是黑色籽岷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左好,毛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臭婆娘,我回来了。” 男人黝黑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看着像是喝了不少酒的样子。 他推开卧室的房门,带着一身的酒气,也不脱衣服和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臭婆娘,我回来了。”

男人黝黑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看着像是喝了不少酒的样子。

他推开卧室的房门,带着一身的酒气,也不脱衣服和鞋子就这么直接躺倒在床上,没一会便打起鼾来。

被窝里蠕动着一个身影,慢慢的被子被掀开,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小姑娘钻了出来,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不耐烦的踹了一脚床上睡得跟猪似得的男人,眼中满是恨意的瞪了男人一眼,抽出被男人压着的洋娃娃,抱着洋娃娃便走出了卧室。

“扣扣!”的声音响起,女孩子敲响了另一个卧室的房门。

“门没锁。”一个低沉的女音响了起来,带着些许的疲惫。

“咔嚓”一声,女孩子打开了房门,面无表情的说道:“妈妈,我忘了锁门,他进我的房间睡着了。”

“过来和妈妈一起睡吧。”

“嗯。”

女孩小声应了一句,关上房门便爬上了妈***被窝。

第二天一大早,小女孩从怒骂声中醒来,烦闷的睁开了眼睛,听着客厅里的躁动,直愣愣的坐起身来,抱着手里的洋娃娃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怎么睡在女儿的房间里?”

“你自己喝醉了还问我?”

“啪!你不知道把老子带过来吗?而且也不给老子盖被子,你是想冻死老子好找新欢?”

“我没有……”

“啪!你怎么没有?老子现在就感觉头晕发热,还不去买点药回来。”

“好。”

谩骂中夹杂着皮肤被拍打的声音,只是这种场景早就是家常便饭,所以也没有人会在意或者去阻止。

“怎么还不起来,死丫头今天不上学吗?”男人拍打着房门,对着卧室的女儿大声嚷嚷。

小女孩瞥了一眼房门,兀自站起身抱着手里的洋娃娃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打开房门面带微笑着说道:“爸爸早上好。”

“嘿嘿嘿!还知道跟爸爸问好,果然还是女儿乖,不像你那个笨母亲,蠢钝如猪,昨晚差点把爸爸冻死。”

男人早上还没刷牙,昨晚的酒气跟着嘴里的呼吸一起对着她散发出来,那种熏臭的感觉让小姑娘感到恶心无比。

但是她依旧微笑着说道:“爸爸,我要去换衣服刷牙洗脸了。”

“去吧去吧。”男人不在意的摆摆手,随后加了句,“记得做早餐,你妈出去不知道多久能回来,肯定又要磨磨蹭蹭耽误老半天了。”

“好的爸爸。”

小女孩微笑点头,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妈,我快受不了了。他今天又打我,他昨晚又喝酒回来的,好像还找了别的女人,他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他……”

“好了好了,我的蠢女儿,床头吵架床尾和,哪家夫妻不吵架不打架的呢?我和你爸也是这么过来的。

再说了,你还有女儿呢,只要你温柔持家,他总会看到你的好的,别闹脾气了啊。乖乖的,伺候好你家男人,再给他生个儿子,他肯定会对你好的。”

“妈妈,我……”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要给你爸做早饭了,他一会没吃到饭估计又要闹脾气了。”

“……好的,妈妈。”

女人哭诉的脸已经渐渐变得麻木,她拿着手里的感冒药,再想想自己几个月前流掉的孩子,不,是被他打掉的孩子。

医生说她已经很难再怀孕了,她摸了摸自己充满妊娠纹的肚子,还有已经布满沧桑的黄色脸蛋,眼中逐渐下定了决心。

…………………………………………

渝州市公安局,左好正和一位警察一起吃早餐,十多个小笼包和两碗白粥,没多久就被两人一扫而空。

“我说小左,你不如直接考进局里算了,经常这么跑你还没工资,多麻烦你啊!”

“没事,还剩三个案子我就能完成和局长的约定了,估计到时候叫我来,我都不乐意来呢。”

“哈哈,估计到时候我们都会舍不得你的。”

“没事,我肯定不会忘记叔叔你的,你叫我来,我肯定随叫随到。”

“这感情好,今天一大早就来了个案子。”

“嗯?什么情况?”

“现在跟你不好说,一会谭肥和周末会去审问嫌疑人,你去旁听就知道了。”

“好的。”

左好轻车熟路的收拾好桌面上的早餐盒,装进垃圾桶以后就跟于叔打声招呼便去了审讯室。

谭肥和周末已经在门口了,看上去是在等她,说是旁听,其实经过她以前的丰功伟绩,她的旁听就是他们在她旁边站着听的意思。

“好姐,你来了。”

谭肥长得并不如他的名字,为人瘦瘦高高的,模样清秀文静,戴着一副眼镜,人却是很活泼滑头。

至于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听说是吃啥都不长肉的老妈取得名字。

至于周末,这名字是上班族天天盼望的日子,他个子较矮,看着不过一米七出头,不胖不瘦,模样也很普通,平时也很少闲聊,是个非常文静内向的小伙子。

“左姐好。”周末也规规矩矩的跟着打了声招呼。

“你们可别,我才21,比你们小多了,都叫我左好就行了。”

“这多不好意思啊……”谭肥笑嘻嘻的撑了撑鼻梁的眼镜说道。

“都把我叫老了,我明年才大学毕业呢。”左好佯装生气的说道。

“行行行,左好大顾问,我们可以进去了吗?”谭肥故作无奈的推了推眼镜,还做了个夸张的邀请姿势。

“进去吧。”左好忍俊不禁的点点头,率先推开了审讯室的大门。

里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大约四十来岁,眼角已经有了很深的皱纹,脸上也是粗糙的黄色皮肤,甚至额头还有一些红色的痘痘,看上去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大妈了。

当然,这只是第一印象。

左好开始了常规问话。

“姓名?”

“毛靖。”

“年龄?”

“35。”

“……”

经过一系列的询问,基本消息就是,这是个叫毛靖的家庭主妇,今年35岁,被害人是她老公,名叫许强,今年38岁,死于昨天晚上八点多,地址是他们家里,死因是乙醇中毒。

“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左好习惯性的转着手里的圆珠笔,面无表情的问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