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说说大学那些事儿下载 H文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MB

更新时间:2020-03-04 18:03:02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说说大学那些事儿下载 H文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MB 连载中

《说说大学那些事儿》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痕迹飘流 分类:婚恋 主角:余潇,冯浩

新书《说说大学那些事儿》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痕迹飘流,主角余潇,冯浩,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Attribute。” “a t t r i b u t e” 余潇一大早便在阳台上朗读着。 “The scientist attributed his success to ha...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Attribute。”

“a t t r i b u t e”

余潇一大早便在阳台上朗读着。

“The scientist attributed his success to hard work and teamwork.”

“a t t r i b u t e。”

余潇默念着:“动词的意思是把什么归因于什么,名词的意思是属性,特征。”

“Appointment。”

余潇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跟着默读着:“A p p o i n t m e n t。”

“She arranged an appointment for Friday afternoon at four-fifteen。”

“A p p o i n t m e n t。”

余潇望着笔记本默默道:“词性是名词,意思是任命;约定还有约会。”

顾枫这时推开门准备洗漱:“早啊,余潇;哟,很用功嘛。”

余潇点点头:“早啊,顾枫,待会一起上课去?”

顾枫道:“好啊。”

冯浩打着哈欠也走了进来:“今天早上是什么课啊,我还没来得及去看。”

顾枫想了想,道:“应该是西方经济学,今天早上好像讲宏观吧。”

余潇道:“宏观微观说的我头都大了,杨子萌还没起来啊?”

唰唰唰...唰唰唰...咕噜咕噜,顾枫将口中的水吐了出去。

“你看他什么时候早起过?”

余潇道:“就不知道这堂课老师会不会点名,不然他不去影响也不大。”

顾枫道:“我刚才叫了他了,他说头有点痛,不去了。”

余潇摇了摇头:“我也是服了,这才刚开学呢;算了,不管他了,我们走吧。”

......

早晨的雾灰蒙蒙的,好像挡住了人面前的一切,也挡住了他们的希望;这雾霾就连这偏僻的地方也没放过。

余潇道:“这情景看的可真让人难受。”

冯浩道:“没听别人说吗?清华大学的校训:厚德载雾,自强不吸。”

顾枫摊了摊手:“你们说什么啊?”

余潇经过当初严晨的补课后,一下子就懂了,他哈哈大笑起来:“载的是浓雾,吸的也是浓雾。”

“哈哈哈!”顾枫也大笑了起来。

只是他们的笑声也没能驱散这浓雾。

三人一路走到7号楼,他们来的不算晚,但后面的位置已经被人全坐了。

大学里有个很奇怪的现象,许多同学早去教室的原因居然是为了可以抢到后面的座位。这无非是因为后面的座位少了老师的注视,做起别的事来就可以无所顾忌了,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玩手机。

有人或许会问,那他们为什么不躺在宿舍睡觉呢?

事实上如果这门课不点名的话,他们也绝不会来。他们看起来只是为了应付老师,喊个到而已。不过也有些人是为了自欺欺人,毕竟来了没听和翘课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铃声响了,杨老师踏着铃声而入,据说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的博士,是学校花了重金请来的。

“同学们,学习宏观,你们必须要先明白一些专业术语的名词。我相信大家都常常听到GDP这个词,但有没有人知道GDP是什么的缩写,又代表着什么?”

杨老师已在黑板上咚咚咚写着:“GDP即Gross Domestic Product,是指按市场价格计算的一个国家(或地区)所有常驻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

杨老师转过身,面对同学朗声道:“GDP常被公认为衡量国家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国内生产总值GDP是核算体系中一个重要的综合性统计指标,也是我国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的核心指标,它反映了一国(或地区)的经济实力和市场规模。”

“核算GDP有三种方法,第一种是生产法,第二种是支出法:GDP=C+I+G+(X-M),第三种是...”

余潇听得哈欠连连,他虽然数学还行,但确实不太感兴趣。

顾枫正在认真的记着笔记,而冯浩敲打着手机的键盘不知道在查些什么。

余潇想了想凌小月好像一晚上也没回他信息。

于是他又发了条信息过去:“你怎么了,不会生气了吧?”

这次凌小月倒是回的很快:“等你灭火,大概我早死了吧?”

余潇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心情不好吧?

他连忙回道:“怎么了,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凌小月:“没事。”

余潇:“身体不舒服?”

凌小月:“没有。”

余潇:“最近怎么样啊?”

凌小月:“挺好。”

余潇觉得她的回话十分冷淡,便解释说:“我最近一直在图书馆看书啊。”

凌小月:“我知道。”

余潇:“别生气啊。”

凌小月:“没有啊,我怎么会生气。”

凌小月在另一边气的直跺脚,而余潇却认为她有些莫名其妙。

冯浩凑上前道:“余潇你在干吗呢?”

余潇道:“聊天呢。”

冯浩笑道:“刘同学?”

余潇摇了摇头。

冯浩一脸坏笑,又凑了上来:“可以啊,是不是背着哥们认识了什么学姐啊?”

余潇骂道:“我去你大爷的,别乱说!我跟我女朋友聊天呢!”

冯浩道:“哟嚯,隐藏的够深啊。”

余潇摆了摆手:“嗨,她好像生气了。”

冯浩道;“你最近冷落了人家吧?”

余潇道:“最近天天跑图书馆,确实没怎么顾得上她。”

冯浩道:“你说你这人要在古代考取了功名,是不是老婆早不在人世了?”

余潇拿了本书就要砸过去:“你还说!”

冯浩偷着笑道:“你慢慢聊,慢慢聊。”

余潇放下了手机,凌小月这种态度,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对话下去。

叮铃铃...叮铃铃...

余潇终于挨到了下课,他伸了个懒腰,缓缓地站了起来。

顾枫和冯浩选了连课,所以他们继续呆在这里,而余潇上午没有课了,只好独自走回宿舍。

刚一回到宿舍,他就听到杨子萌骂声四起。

余潇道:“怎么了,谁又得罪你了?”

杨子萌摆了摆手:“这呆女人,又跟我闹什么矛盾,烦死了!还有这破经济课,都大学了,还搞什么月测!”

余潇笑了笑:“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盛嘛,来,来瓶王老吉降降火。”

杨子萌叹了口气:“你说说,这女人一天到晚究竟想的什么,什么都不说,动不动就让你猜,我猜个鬼啊我猜!”

余潇想起刚刚凌小月的举动,不由得感同身受:“你说的确实没错,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就好了,非要说一半藏一半,长此以往,实在有些累。”

杨子萌瞥了余潇一眼:“你累个鬼啊,你的刘同学呢?”

余潇摇摇头:“嗨,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呗。”

杨子萌道:“她没约你出去?”

余潇道:“我这破英语水平,出去一说话就得露馅。”

杨子萌转眼就穿上了篮球鞋,他拍了拍球,道:“余潇,去打球不?”

余潇一脸诧异:“啥啊,下午还有课呢,你现在去打球?”

杨子萌头也不回的走了:“太窝火了,我得去发泄发泄。”

待杨子萌走后,整个宿舍就剩下了余潇一人。

他本来想背会儿单词,但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只想静静地躺着。

他本以为感情可以让一个人身心愉悦,却没想到短短数日就带来了一些烦恼。他确实不知道凌小月究竟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他现在也懒得去猜了。

呼...他睡着了。

......

“大家好,我姓马,大家可以叫我马老师。”

马老师话音刚落,全班便哄堂大笑起来。

他扶了扶眼镜,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第一节:哲学的问题。

显而易见,这是一堂马克思主义哲学课,要不是顾枫和冯浩连课,他们两个人也不会留在这里。

“同学们,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在科学实践观基础上的,辩证法与唯物主义、自然观与历史观的有机统一的哲学体系,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理论基础。”

马老师正在讲台上侃侃而谈。

顾枫和冯浩不是没有听说过马克思主义哲学课有多无聊,只是他们没想到...

他们还是too young啊。

现在班里至少躺下了五个,还有绝大多数人都在玩手机,冯浩瞄了一眼,可能就两个带着眼镜,坐在前排的两个同学正襟危坐,时不时还弯腰记下那视之真理的笔记。

冯浩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望着顾枫道:“我真有点羡慕余潇了。”

顾枫道:“再坚持一会儿,坚持就是胜利。”

马老师似乎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也没有生气,继续在他的世界里畅游:“我们这个课程的目的是为了让学生们了解马克思哲学理论和学说的基本内容;培养学生的理性精神和批判意识...”

冯浩摆了摆手:“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睡一会儿,到时候下课你喊我。”

顾枫连忙细声道:“喂,你睡了我岂不是更无聊了?”

可冯浩已经趴了下去。

顾枫望向了窗边,突然看到了坐在左前方的姑娘。

她的头发扎起,穿着双面绒羊毛呢子短外套,那衣服显得有些复古。她正认真的听着课,手上的笔也在本子上不断地游走。

外射入淡淡的阳光,刚好温暖地洒在她的侧脸,顾枫望的有些痴了。

马老师说的一个字他都听不到了,还好冯浩此时睡得整熟,否则肯定要趁机取笑一下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