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了不起的崔贵妃》了不起的崔贵妃小说 801 了不起的崔贵妃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2-20 12:06:12

《了不起的崔贵妃》了不起的崔贵妃小说 801 了不起的崔贵妃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了不起的崔贵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你欠钱l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崔琳,郭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了不起的崔贵妃》的小说,是作者你欠钱l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就在崔琳快要睡着的时候,森林里燃起了一个个火把和男人们的叫骂的声音。 “***,这荒山野岭的,要找到什么时候?” “是呀,郭统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崔琳快要睡着的时候,森林里燃起了一个个火把和男人们的叫骂的声音。

“***,这荒山野岭的,要找到什么时候?”

“是呀,郭统领,天太黑了”另一个士兵抱怨道。

“你们去那边找找,注意树枝上的记号。”一个明朗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显得极为沉稳。

“是郭曜。”崔琳对郭曜的声音极为熟悉,这三年来,他的读书声可都是入了崔琳的耳朵。不过这声音已经褪去了稚嫩,变得更为成熟。

崔琳站起来,准备向那边走去。李俶伸手拉住她,迫使她停下步子,崔琳疑惑的看着李俶,不知他这是何意?

“你怎么知道是敌是友。”

“郭曜怎么可能是敌。”崔琳几乎不禁思考的一把打掉李俶的手,向那边呼叫:“少爷,我们在这里。”听见脚踩着树枝吱呀的声音向这边传来,崔琳欣喜,他们过来了,而她和李俶,也彻底得救了。

“以你现在的身份,不应该还这样称呼他。”李俶低沉的话落下。

“啊?”崔琳没想到李俶会这么说,不过三年来也习惯了,改不过来了。“那个,没什么事吧。”崔琳不在意的挥挥手,踮起脚尖观测那边的情况。

崔琳只看见火把的晃动,他们依然确定不了方向,有些人还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崔琳看着着急,拿起一支火把,高举起来,挥舞着给他们指路。

“在那边。”一个小兵注意到崔琳的信号,大部队终于认清方位,朝一个地方进发。

“午儿,你没事吧!”郭曜第一个赶到,一把搂过崔琳,上下打量起来,非要检查个究竟不可。

崔琳看着郭曜,微笑的摇摇头。那个昔日的少年,已经长大了。他不在穿着青衣布衫做书生,而是身披铠甲,腰挎利剑,成了一名真正的将士,这也是他那位叫郭子仪的父亲所期望的。

“她没事。”李俶将崔琳拉回身边,冷冷的说道。

郭曜看着空空的手,有一瞬间的恍惚,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京郊营副统领拜见广平王殿下。”郭曜单膝跪地,双手握拳,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神情。

李俶没有立即叫起,而郭曜也依然维持这他的跪姿,一动不动,气氛顿时有些凝结。

崔琳看着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峙,明白这其中有她的原因。但恕她直言,男人的战争也许缘起于女人,但绝对不归根于女人。

崔琳从来都不是一个自恋的人,她更喜欢用实际去分析问题。如果说三年的相处让郭曜对她日久生情,她相信。但若说几个月的短暂时光,让李俶对她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她会笑掉大牙。

崔琳是那种永远明白自己的位置该在那里的人,无论是做丫鬟还是小姐,她总能清楚自己的定位。

所以在李俶眼里,她只是他未过门的尚有利用价值的妻子。比如这次,李俶利用的毫不手软。好在崔琳不排斥这样的利用,有价值才值得被利用,而身上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那才会让人觉得悲哀。

李俶对郭曜的不满,完全是因为他的妻子正再被别的男人觊觎,所以理所应当的不高兴了。这是任何男人都会觉得不高兴的事,无关情爱。

而郭曜,是她犯下的错,被裴尚抓回京的路上,她不该给郭曜任何期望的。那样的话,那种小男孩的懵懂情感就会随着时间烟消云散,不会让他陷入一种解不开的结中。但谁又会想到,玄宗会提前赐婚,几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快过来,在这边。”远处的小兵们赶到,打破了这份僵局。李俶识适宜的吩咐郭曜起来,并对他表示的感谢之意,郭曜直说不敢当,并言明为了皇室愿意赴汤蹈火。崔琳轻笑,多么感人又虚伪的对白。

一大群人举着火把行至,黑夜被照的亮如白昼,而李俶脸上的鞋拔印也越发的光彩照人。郭曜依然像刚过来一般,对李俶脸上的东西视而不见。一旁的小兵也只能吃惊的瞪大眼睛,却不敢提醒,只是憋笑不语。郭曜是故意的,他不像在杏花村里那般古板正直了,不过这样的改变,似乎也有些可爱。

“有带洗漱的东西吗?殿下需要洗漱更衣。”崔琳问道,他们可以,崔琳却不能视而不见。这毕竟是她亲自踩上去的,现在销毁证据是必然的。

“有的,崔姑娘。”一个小兵拖过来一大碟衣物,和备用的水和帕子,准备周全。崔琳表示很满意,因为这么多东西里,偏偏没有镜子,又如天助。

“我自己来?”李俶接过崔琳递过来的东西,吃惊的问道。他这样的皇室子孙,向来是有人服侍的,还从未自己动过手。

“或者你可以让他们来。”崔琳指着后面那群一身臭汗,灰头土脸的汉子。

最终,李俶还是屈服了,崔琳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一身清爽的走过来。周围已经点起了好几从火堆,郭曜独自坐在一处,咬着手里坚硬又难吃的干粮。

“你不是考的文举吗?怎么当了兵了?”崔琳走过去,坐在郭曜旁边,问道。

“我本来就不适合那种文绉绉的东西,殿试的文章我写的京郊的军队改革。皇上觉得有道理,直接下批我做了京郊营的副统领。也不用和那群人打嘴仗。”郭曜解释道。

“这倒是你们郭家逃不开的宿命······”崔琳轻声叹息,天生的武将世家。

“你说什么?”四周那些将士的呼噜声有些吵闹,郭曜没听清。

“我是说郭老爷现在干什么,不会还呆在黔州吧!”

“我过阵子接他过来,上下疏通疏通。他那回事也过了这么多年了,哥舒翰也离开长安去了西北镇守边疆。随便找个武将当当,应该没有大碍。”郭曜计划着以后的事情,几月不见,他变得稳重多了。

李俶那边还没有结束,那些将士们又找了半夜,也都开始打盹儿。只有崔琳和郭曜相对而坐,炙热的火焰将他们隔开,彼此的脸都有些恍惚。

四周只剩下将士们打盹儿的声音和郭曜咔擦咔擦折树枝的声音。

咔嚓——

郭曜折了一块松木枝,丢入火里。

“午儿,我有些后悔。”火光中,他神色晦暗不明。

咔嚓——

又一块进去,火苗刷的蹿起来。

“一切都变得太快了。”

咔嚓——

“火够大了,少爷。”崔琳制止,郭曜停下手中的动作,呆呆的望着崔琳。又是那种眼神,怜惜而炙热。

“如果你愿意······”郭曜激动的说,神情期待。

“我不愿意,少爷。而且,我不喜欢你。”崔琳知道自己的做法极其犯贱,在开始的时候,为了逃离长安表现的与他情投意合,现在又对他弃之如敝履。

“你这样,与我与你都没有好处,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做没有好处的事。”崔琳冷漠的声音传来,透过火焰,散发着冰意。

崔琳不是那种传统的坏女孩,但也说不上好,虽然有时也会奉献一些自己的爱心,但都是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上。比起爱别人,她更爱她自己,她也极为理智,极为客观。

“我明白了。”郭曜苦笑,相处那么久,这丫头的性子又岂会不知道,只是多少有些不甘心罢了。

“令尊之事若是有什么麻烦,可随时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她拒绝了郭曜,却不愿与郭子仪交恶。她明白那个休憩在家几十年的男人,不会永远睡着。

“崔琳,过来。”李俶的声音从黑暗深处传来。

崔琳起身,向那边走去,郭曜的目光随崔琳而动,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

崔琳走来时,李俶其实都已经穿戴整齐了,只是头发依然披散着,没有挽起。他伸手将发带递给崔琳,便兀自坐下。

崔琳并未多言,来到他身后,挽起他的青丝。他的头发没有那般柔,却很黑很浓密,不像她的那几根枯草。

“结发夫妻信,一绾青丝深。崔琳,你要记得,你是我的妻。”李俶闭目,沉声警告。

“我明白,皇上御笔亲封的。崔琳向来识时务。”

回到营地,崔琳也有些累了,找到一处火堆,就直直的躺下。

“你在水里时,是踢的我的头,为何我的脸也有些疼痛。”李俶换好衣物,走到崔琳身边坐下。

“那个······大概是流水冲刷的原由,我也有些疼。”崔琳依旧躺着,不敢直视李俶。

李俶将信将疑,也和衣躺下。整个营地,只有郭曜还坐着,不时的观察周围的场景,保证绝对的安全。

第二日一早,郭曜就带着崔琳他们抄小路上山,因为李俶和崔琳都因为入水,有些受寒,体力不支。所以到午时,他们才彻底到达山顶。

而李俶自己的人马以及安禄山的府兵也只剩下十几个人,损失惨重。

“那群人呢?”李俶问道。

“全部关押在潼关的监牢里,他们口中有毒囊,好几个服毒自尽了,救下来三个。”郭曜一五一十的禀报。

“三个,足够了。”李俶冷笑。“人交给我,你继续在潼关演练,时间还没结束,不是吗?”

郭曜微愣,他知道京郊营的兵是来演练的,这个任务是他提前下达的。那这次的刺杀,他绝对一清二楚,却依然带着崔琳来到潼关。郭曜暗恨,恨李俶对崔琳的利用,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捏紧拳头,又放下了。看着远行的他们,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午儿那么聪明,又怎么会想不到李俶的利用,却依然跟随吗?那几个月里,发生了什么,让她变得这般触之不及。

崔琳又坐上了那辆马车,郭曜站在潼关的城墙上送行,他昂首而立,像是一座雕像。

此去长安的路已是不远,今日傍晚就可抵达,若是快些,还能赶在宵禁之前,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