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四季田园》四季田园杂兴二十五首 BG文 四季田园总受

更新时间:2020-02-13 00:04:18

《四季田园》四季田园杂兴二十五首 BG文 四季田园总受 连载中

《四季田园》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醉九如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顾颜,顾瑜

主角叫顾颜,顾瑜的小说是《四季田园》,它的作者是醉九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等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玲芳正在府门口焦急地来回走动,直到见到顾颜他们从马车上下来,这才放下心。 她连忙迎上去,“三娘子,你可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玲芳正在府门口焦急地来回走动,直到见到顾颜他们从马车上下来,这才放下心。

她连忙迎上去,“三娘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看把你急的,我又不是小孩,去一趟县城能丢了不成。”顾颜调笑了一句,心想若是今日去了桂坪村,那玲芳岂不是会急哭?

“婢子的职责就是在三娘子身边照料,您今日带着小公子去了县城这么久,又不让婢子跟着,怎能让人放心。”玲芳一边说着一边从她怀里将熟睡的顾瑜接过去。

顾颜揉了下有些酸胀的胳膊,坐在马车里的时候,儿子枕着她的胳膊睡了一路,着实不轻松呢。

“齐家小娘子回来了吗?”

还未进后院,顾颜突然问道。

“太阳还没下山就回来了,不过看她的脸色不太好,像是受了委屈。”玲芳不在意地道。

齐胧月今日是去租商铺了,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是钱不够,租不到合适的铺子?

进了她住的院子,玲芳先将顾瑜放到他的小床上,再去给顾颜端进补的汤药。

齐胧月听到动静,从西侧的房间出来,就见顾颜刚从她儿子卧房出来,正在关门。

“顾娘子,今日是有重要的事忙吗?怎么才回来?”齐胧月强撑着几分温柔的笑意,带着些许关心问出了她并不在意的问题。

她不过是为了寒暄才寒暄,不过是因为寄人篱下,想要增强和顾颜的‘亲密关系’的同时,维护住属于她的强烈的自尊心。

顾颜侧过身,正对着站在另一边面带笑容的齐胧月,望了她一会,问道:“你大哥死了,你一点也不伤心吗?”

骤听此言,齐胧月神色一滞,如兰花般清新淡雅的笑容逐渐收拢,“你怎么知道我大哥的事?你是怀疑我,所以今日专程去县里打听我家的事?”

她本对住在顾府没有多少安全感,昨日又没将实情说全,被顾颜这一问,愣是让她防备更甚。

顾颜不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少年,至少情商不算太低,能够感觉到齐胧月的不安和对她的不信任。

但她觉得没必要去安慰,或是说些“善解人意”的话。

本就没多少关系,只是看在她的长相上,不忍其流落在外罢了,又不是太熟,着实没必要过于顺着她的心思来。

给予尊重,有事说事就足够了。

顾颜走到院子里,怕靠近门口说话吵到顾瑜,背对着她说道:“我去的县衙,不是去查你的事。我在桂坪村住了多年,村里有人含冤入狱,好端端的被套上了杀你大哥的罪名,而这个人以前帮过我,我去县里是为了听审案子,查出真正的凶手。”

听她说完,齐胧月脸蛋微红,颇感羞愧,是她会错了意,想差了。

她缓步行至顾颜身旁。

只听顾颜又道:“你隐瞒家事私事,这些都不要紧,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不好过问,可桂坪村里的事,你明知道我以前住在那里,我也和你提过,我与村中乡邻的关系如何,可你昨日却不肯向我透露半点李缺被抓的消息,是不知道,还是不想告诉我?”

最后一句话的讥讽性很强,她一般不喜欢和人争论,也不太会说嘲讽的话,更是极少对女孩说这样的话,因为很没品。

有时间嘲讽别人,不如努力让自己脱贫致富。

但今日在这件事上,她是有火气的,人命大于天,李缺入狱,但凡和他关系不错的,都会想办法救他,就连找过她一次的李大娘今日又来了,也说明他们实在想不出好的办法,找不到可靠的人了。

她不信似齐胧月这样心思缜密的人,在遮遮掩掩下说出被父母嫌恶的事的时候,没想过她大哥被李缺杀了的事,没想过帮她的人是从桂坪村出来的。

齐胧月藏在袖内的手紧攥成拳,修剪得当的指甲狠狠地陷进掌心的软肉里,刺痛她的神经,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觉着嗓子有些干痒,又不知该如何回答,最终让她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

她知道沉默是最无用的回答,只会让顾颜更瞧不上,但让她怎么答?

说实话,说她是故意不说的,因为害怕她会因为此事不愿留她住在顾家,毕竟比起住客栈,还是顾府比较好,不用为吃穿和安全烦心。

这样回答的话,岂不是在告诉顾颜,自己是个唯利是图的人。

但若是说谎话,她又过不了心里的那关,知情不说是一回事,说谎又是另一回事。

等了好久,玲芳都将煎好的药端来了,她们都没说过一句话。

玲芳进来的时候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她放轻声音道:“三娘子,药先放屋里了,夜间外面蚊虫多,放外面怕有虫子掉进去,你等会记得喝。

还有一事,老爷让人从酒庄传话回来,说他和大公子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老爷不在家,都是在自己的院子里用饭,婢子先去厨房将饭菜端来,再喊小公子起床。”

顾颜点了点头,表示她听明白了。

玲芳看了眼似乎闹了矛盾的两人,将药放进房内,就快步出了院子,她还是先忙完她的事吧。

等玲芳走远了,齐胧月才开口道:“是我的错,但我昨日对你说的话,没有一句是骗你的,只是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她停了一会,接着道:“交浅言深,君子所戒。这句话你应该听过,在你看来我隐瞒李缺的事,的确不对。可在我看来,我有权说,也有权不说,若是你觉得我这种为人处世的方式让你厌恶,我大可以现在就走。

我刚才之所以说是我的错,是因为从恩情方面来说,我承了你的恩,是该多为你着想,所以是我不对。”

齐胧月想了那么久,才将这些话都说出,言语之间透露出些许紧张。

顾颜知道她分析的没错,她昨日没刨根问底,齐胧月自然也能保持沉默,没有对与错,只是她在生气,生齐胧月的气,觉得人家长得和邓瑛像,就该和邓瑛一样为自己着想,有邓瑛一样的性格。

她忽然这样想到,能这样想,说明心里多少有这种想法。

可经此一事,她也更清楚的认清齐胧月,她和邓瑛不同。

她像是被烟雾笼罩,被网纱围住,活在自己的空间,而外面的人看不清她的面容,走不进她的内心,猜不透她的真实想法。

说的好听点就是将自己层层武装,而她的武装只是有点过头了,说得难听些,就是太过看重自身,给人过于自私自利的感觉。

当然,这世上的人,没有谁不自私,只是程度不同、目的不同罢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