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岁岁雁北》岁岁年年 GL 岁岁雁北娘受

更新时间:2020-02-08 12:05:20

《岁岁雁北》岁岁年年 GL 岁岁雁北娘受 连载中

《岁岁雁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陈二贰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苏苕,邰

经典小说《岁岁雁北》由陈二贰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苕,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青阳听到那个小丫鬟的声音,她回头,见这人有些敦厚老实的样子,便四处张望了一下,才偷偷把信塞给了她,说:“你把这个交给张嬷嬷,让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阳听到那个小丫鬟的声音,她回头,见这人有些敦厚老实的样子,便四处张望了一下,才偷偷把信塞给了她,说:“你把这个交给张嬷嬷,让她找个时间帮我寄到西崆去。”

那小丫头半懂不懂的样子,见主子涨红的脸,觉得应该是什么要紧的事,连忙点了点头离开了。

青阳见她已经走远,轻轻叹了口气,想着还得去找苏苕,于是直接转身。

此时外面已经下着小雪,像是飘落了很多绵绵的飞絮一样。青灰的地面上因为天气的原因还有些湿滑,她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前行。

这天可越来越冷了......

好不容易走到了书房门前,青阳抬眼,眼波微动,忽然站住了脚,看见门口里种着的树木。

海棠......

书房门口种着不少海棠树,树皮灰凉,枝头上不见一片绿叶,树下的地上还有很多掉落下来的枯枝,尽显破败之相,但种如此多的海棠,苏苕是在思念姐姐吗。

也罢,她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进苏苕的院子。

于是青阳搓了搓手走到门前,然后轻轻叩了下房门。

哒哒!

这声音在这样万籁俱寂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清脆响亮。

过不久,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青阳应声,推门而入,一股幽幽的檀香的味道窜入了鼻子里,很容易令人放下疲惫,甚至微微有些宁静致远的格调。

不过让她更吃惊的是,书房里家具的用木造型以及摆放,居然如同西崆山上远棠姐姐房间的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珠帘前多了一个沉香木制成的架子,上面摆放着各类书卷,还有这个比较华贵一些的用狐皮铺的卧榻。

苏苕原是坐在狐皮塌上,见她脸色有些苍白,鼻子也冻得通红,微微一怔,他直立起来,慢慢走上前去,把手上的暖壶递给她。

青阳犹豫了一下,随后接过暖壶,轻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面前这个人眉眼如初,只是个子长得高了点,也稍微多了点妩媚之气,苏苕眼神像是透过了她,将她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好几遍,最后微微一笑:“跟我来吧。”

说完,他径直走到书架旁,按下一个开关,忽然整个书架分成了两半,往旁边推开,书架背后出现了一巨大的个密室。

青阳睁大了眼睛,看面前这个人走进密室里,自己也迅速跟了上去。

这密室是整个建造在了苏苕院子的地底下,里面并不黑,因为每隔十米处就点了一盏长明灯,灯火幽幽而不灭,有一种庄严的感觉,青阳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地下藏库。

“你可记得之前在宴会上那个和我针锋相对的人吗,”苏苕走在她前面,面无表情,背着手边走边说。

“知道,当朝丞相房穗,他是有名的忠臣,可是我并不这么觉得,”青阳抱着暖壶,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而且我知道房大人与邰鞳将军及永肃王因为政见不同多有摩擦,如今将军失踪,多半和他有关系吧。”

可刚说完,青阳连忙捂住了嘴。

她拍了拍脑袋,苏苕是北柔人,怎么能跟他说这些!

“你无需防着我,如今北柔和穆国的事我不多掺和,”苏苕注意到了她的动作,站住了脚,语气也有些冰冷,“当年肃王府满门抄斩也并非我导致,肃王是棠儿的父亲,我何有迫害亲家的道理。”

见青阳没了声音,他眼神有些忧伤,继续道:“那时我确实因为棠儿和邰鞳的事产生误会,但要斩除肃王府,岂能以这屈屈儿女之事做定数,你想想,在这当中获利最大的人是谁。”

青阳像是明白了什么,声音低沉:“丞相。”

“不错,如此用心的圈套,旁人都没有办法看出来,”苏苕微微颔了颔首,继而表情有些恍惚,他稍微顿了顿,声音有些无力,“再说当年杀你之事,确有很大难言之隐,是我,没能保护好你。”

青阳听了,微微一愣,暖壶里的碳也不小心洒落在了地上。

他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是宴会上吗?

“我曾不止一次地派离儿去调查过你,上次宴会上,你和黄老夫人走得那么近,更确定了我的想法,公主殿下。”

他说完,眼底尽是遗憾,仿佛以前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灰色的身影独自走在前面,在长明灯微弱的灯光下,显得落寞而又孤独。

“你不知道,当年你只身来北柔,倒是令我挺惊讶的,”他继续道,身影已经走到一个黑色铁链边,驻足而立。

铁链旁边的冰冷的地上跪着的虚弱无力的女子,蓬头垢面,神情绝望,甚至浑身都是伤痕。

青阳倒吸一口气,胸口有一点闷,离儿原本就是个桀骜的女子,自尊心比谁都强,如今一副落魄模样,心里肯定愤恨不已。

苏苕淡淡地望着地上的人,脸上露出一副无情而又冷漠的模样:“知道错哪了吗?”

他身上震慑着很大的杀气,让地上的人微微一颤。

离儿咬了咬牙,眼里还含着泪水,她跪趴在地上,一字一句,声音颤抖:“属下.......不该对主子有非分之想!”

“如何不该?”他拿起旁边架子上的鞭子,在手上细细地摩挲着。

见此景,一股寒意涌上青阳的后背,让她微微一颤。

苏苕这一副作派,就好像是故意让她看到的一样。

“属......属下不该欺瞒公子,不该以下犯上......对......”她抬头,嘴唇干裂,无神地看着面前这个淡粉色的身影,“对公主殿下无礼。”

“啪”地一声,鞭子有力地打在了她身上,地上的人闷哼一声,脸色惨白,一口血从胸口涌了上来。

“姐夫,”青阳看了眼地上的人,有些于心不忍,“离姑娘没有做什么。”

离儿痛苦地垂着头,听了这话,她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她现在再没有力气说什么或者是反驳什么了。

而苏苕仅是幽幽地瞥了她一眼,然后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鞭柄,不屑地说:“人分三六九等,而善良是最无用的东西。”

他转身,便把鞭子放在了青阳的手心里,随后踱步到旁边的石凳上,懒散地坐了下来,衣摆顺着石座随意铺落在地上。

“来吧,我看看你在西崆都学了些什么。”

另一边的灵泉旁,未见抿着唇,他眸子深邃,死死地盯着树上的招魂幡。

最近村子里死了不少人,都是这招魂幡引来的不少阴魂干的,但无知的村民以为是未见树成了精,扬言要把它砍了。

愚蠢,西崆山的人杰地灵,可大部分是他未见撑起来的。

“主,你现在身上的灵力越来越少,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小树精颤巍巍地回答,它替主子找了灵气附着的办法,导致他身上的灵气都附着在西崆派那丫头身上,要是真把树砍了,他肯定是没有能力阻拦的。

未见眯了眯眼,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冷笑一声,道:“快,帮我把招魂幡拔下来,我们找找是何人所为。”

“诺,”小树精爬起来,一个腾跃便飞上枝头,托未见的福,它刚修炼出四肢。

更值得开心的是,用不了两年它就能修出人形了。

小树精轻轻浮在枝头上,见招魂幡上刻着扶桑的模样,有些疑惑。

“主,我们有招惹扶桑族吗?”它大声问道。

它跟着主上这么多年,闯下的祸事数不胜数,不过看在他身份的面子上,各界都咬牙忍了下去。

“什么扶桑族,快点拿下来,”未见插着腰,一脸悠闲。

扶桑族住在东海,跟他有什么干系。

小树精听了,想想也是,主子哪敢惹扶桑族啊。

它把招魂幡带了下来,看着幡柄上的晶蓝色的纹路,微微有些紧张:“这招魂幡我们怎么处置啊。”

这纹路上泛着的灵气可不是一点半点啊,要真打起来,对方的功力可能虐的它们一点渣子都不剩。

未见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东西,可手刚出碰到幡柄,整个身体就微微一颤,这招魂幡的幡旗上都是怨气,可幡柄却相反,他刚一触摸,就觉得自己身上流失的灵气都充斥了回来。

他皱了皱眉,把幡旗扯了下来,扔给小树精:“把这个拿给山上那老头去。”

“啊......啊?”它戳了戳手指,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我害怕。”

小树精想到玄天真人盯猎物一般的眼神盯着它,它就发怵。

这家伙可是老想祭炼些灵物来镇守山门。

未见见它这般,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亲自去吧。”

苏府的密室里,青阳木讷地站着,眼里流露出了尴尬之色,她握着鞭柄不知所措。

“什么也不会?”对方语气有点失望。

“嗯……嗯,”她干笑两下,“西崆不是武学盛地。”

苏苕淡淡地道:“借口,棠儿如你这般大小的时候,已经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嗯?

青阳扶额:“郡主姐姐的一身武功明明是她呆在肃王府时肃王妃教她的。”

听了这话,对面的人脸上仍然是一脸严肃:“从明天起你就在这密室里好好呆着,等你鞭法比得过离儿时,你再出去。”

青阳瘪了瘪嘴,转眼看着离儿,地上的人一副虚弱模样应该很容易打得过吧。

而地上的人听了这话攥了攥自己的衣角。

这意味着她们之间即将有无数场比试,离儿盯着地板,冷冷地一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