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宦海浮尘》宦海浮沉杨陆顺 出柜 宦海浮尘诱受

更新时间:2019-11-22 00:04:17

《宦海浮尘》宦海浮沉杨陆顺 出柜 宦海浮尘诱受 连载中

《宦海浮尘》

来源: 作者:流兰幽火 分类:职场 主角:岑云非,风妍泠

主角叫岑云非,风妍泠的小说是《宦海浮尘》,它的作者是流兰幽火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是是是!走吧!”风妍泠敷衍。 “死丫头!”岑云非看到外面的衙役,转转眼珠子,“阿妍,你不是看外面那两个不高兴吗?要不要整整他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是是!走吧!”风妍泠敷衍。

“死丫头!”岑云非看到外面的衙役,转转眼珠子,“阿妍,你不是看外面那两个不高兴吗?要不要整整他们?呀,不行!会打草惊蛇的!”岑云非很懊丧。

“就要打草惊蛇。”

岑云非一愣,随即阴笑。

“师兄,快!把这个披上!”风妍泠将盖在百面夫人身上的白布掀起,默默说了声“对不起”后就将白布包在岑云非身上。

岑云非赶紧挣脱,“死丫头,那是死人身上的东西!脏死了!给我拿开!小心遭天谴!”

“怕什么?夫人不会说什么的……对了,师兄,夫人是易容的,还是……”两人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一起转头看百面夫人。

岑云非断定,“肯定是假脸皮!这么年轻,夫人跟你娘一般大吧?”

“是一般大,可我娘看不出来有四十多了!”

“你娘貌美,多年又保养有方,当然看不出来。当然,还是看得出已经三十多了。你再看看这张脸,明显是张二十多的脸。百面夫人怎么可能才二十岁啊,那二十年前……她应该还在襁褓之中。”岑云非耸耸肩。

风妍泠仔细端详着,突然双手合十,念念有词道:“夫人啊夫人,您就饶了我们吧!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不知道您长什么样,我们这辈子都寝食难安哪!您大人有大量,您大慈大悲,将来做鬼别缠着我啊!如果您真不原谅我,您就找我师兄吧!您一辈子缠着他,让他睡不着觉!原谅我!原谅我!”

岑云非目瞪口呆,风妍泠推了他一下,也赶紧念着:“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什么啊,是阿妍要看的,关我什么事!

风妍泠伸出手指头,在百面夫人的脖子处摸索了一会,停住了,然后用力往上一撕,露出了百面夫人的真实面目。顿时间,寂静无声。

良久,岑云非憋出一句,“幸亏没人知道她长的什么样,这要是知道了,那些自尽的男子们该让自己不得好死了。”

风妍泠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这百面夫人长得真够丑的,极丑之人啊,难怪当年会打伤娘!

“咳,阿妍啊,看都看过了,开始吧!”岑云非咳了一声,正打算认命地扮鬼,将白布往身上裹,却被风妍泠阻止了。

“师兄,我记得师门有几样绝技吧?”

“哦……你这个鬼丫头啊!”岑云非指了指风妍泠。

门外两位衙役正打呼噜,突然一阵风吹过,刮醒了他们。两个人立刻醒了过来,抖抖身子,缩着脖子,端正地站好。

只听这两人在聊天。

“你说咱兄弟俩怎么这么倒霉啊?派谁不好偏派咱守夜,这守的……唉,我听说这是个江湖人人得而诛之的女*魔啊!”

风妍泠和岑云非对视一眼。

“真的?你听谁说的?”

“陈大人啊。跟你说,陈大人可真是见多识广啊,连这都知道。”

“说他干什么呀!咱说说这个女*魔吧。”

“嗨,这女*魔啊,听说易容术极高明,以前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最后还因为她殉情而死呢!”

“得亏没让咱遇上啊,不然咱现在就不会在这儿了。”

“也是。”

正说着,突然听见一声冷笑。衙役起先没注意,可是随着冷笑声越来越大,开始觉得阴森、害怕。

两人背靠背,牙齿打颤,感觉声音是从停尸房里传来的,下意识地远离了停尸房。突然……

“你们干嘛呢?”询问声在背后传来。

两声尖叫响彻京都府,随后又一声尖叫响起,又停止了。

三人互相捂着嘴巴,那两个衙役看到来人,立刻放手去揍那人。

“小杨子你找死啊!”

“别打别打!我这不尿急来上茅房吗?话说你们俩刚才干吗呢?”

衙役便把小杨子推向停尸房门口,“快!进去看看!”

小杨子赶紧拖着两人,“一起!”

正推脱间,岑云非不耐烦了,跑到门口对面的屋顶,隔空推了三人一下,三人立刻倒了下去,同时还把门给撞开了。

正在呻吟的时候,小杨子看见尸体上的白布正漂浮在半空,吓得说不出话来;其余两个也看见了,然后尖叫声又再次响起。

“不许叫!”尖细的声音成功让三人停止了尖叫。

因为尖叫声而跑来的人停在停尸房最外面的们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事!一只猫刚刚吓了我一跳。你们回去吧。”是其中一个衙役的声音。

“就是,要不你们留下来陪我们?”

“死去吧!走,弟兄们,回去睡觉!”

闹哄哄的声音便消失了,而在里面的三名衙役因这一变故而目瞪口呆,真是鬼啊,居然能模仿人的不同声音。

这只是岑云非和风妍泠的师门绝技之一,包括刚才的隔空术。

“哼!”

衙役们立刻醒了过来,慌忙磕头赔罪,“鬼姐姐饶命啊!鬼姐姐饶命啊!”

“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过你们,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您问!您问!”

“我问你们,你们今日可都有去客栈?”

“有有有!”

“可都有进客房?”

“有有!”

“可看到这两样东西?”

衙役们见两样东西被轻轻地丢在他们面前,倒吸了一口气,赶紧回答:“有有!”

“一进去就见到了?”

“没错!没错!”

“千真万确?”

“绝对不敢骗您!”

“我再问问,陈大人是与你们一同进去的?”

“是的!是的!”

“那陈大人……是何来头?”

“我们只知陈大人是三年前来的,平日里总是怨天尤人的,老是埋怨熙相,大人要我们别把陈大人说的话传出去……剩下的我们就不知了!”

风妍泠满意地点点头,对岑云非一勾手指头,岑云非不明所以地过来了。

风妍泠拍拍岑云非的肩头,将他推向衙役,然后扶起百面夫人靠近他们。

岑云非气煞,无奈,只得用尖细的声音说道:“我再问你们最后一个问题。”

“您请!您请!”衙役惊喜,同时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抬起头来看看……我美吗?”

衙役一愣,抬头,看见一个十分贴近他们的人头,人头上的脸满是皱纹,小眼厚唇大鼻,眉毛还很粗;吓得衙役大叫。

见衙役们都跑了出去,两人赶紧让百面夫人躺下,将人皮面具放在她的胸前,再将白布盖上,将证物放在原来的地方;然后躲在屋顶。

“叫什么叫?”陈大人飞奔过来怒吼。

“鬼……鬼啊,大人!”

陈大人一愣,赶紧冲进去掀开白布,愣住了,看来有人来过。

赶紧环顾四周,岑云非和风妍泠相视而笑,使出上乘轻功离开了。

左相府。

风妍泠换好衣服后示意岑云非进去换衣服,然后说道:“师兄,看来事情不简单。”

“是啊,起先咱俩以为凶手是陈大人,可惜不是,他最多只是与百面夫人有恩怨罢了。”

“我已经命人去查了,不过百面夫人做事谨慎,估计查不出什么来。”

“那扳指和‘三步倒’也令人摸不着头绪啊!”

“俗话说得好啊,‘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百面夫人过了这么多年的安逸生活也该满足了,死也应该死得安详……不过她死前的那模样该是死不瞑目才对,她是被一个武功极高的人杀了,那人应该跟她无冤无仇,可是让她下意识地产生恐惧,无法抵抗,就被杀了。”

“其实吧,刚刚你没看到,她的五脏六腑全碎了;你没问我就没说,现在说不晚吧?”岑云非换好衣服出来。

“说得好,确实不晚。”

敲门声传来,“是我。”

是风熙沣。

“累了吧?来,这是娘给你们做的,趁热吃。”

“哇,是哥的心啊!哥你居然为了我们把心都给掏出来了,我还以为你都给了落尘哥呢!”风妍泠夸张地大叫。

“臭丫头!”风熙沣重重地在风妍泠脑袋上敲了一下,风妍泠吃痛。

牧柔进来了,“你这个丫头啊,就会欺负你哥哥!”

“娘!”风妍泠迎了上去。

岑云非也跟着扶着牧柔的胳膊。

“怎么了?有事求我啊?”

“您听说了今日之事吗?”岑云非给牧柔倒了杯茶。

牧柔捧着热茶笑问:“今日发生了那么多事,你是指哪件?”

“百面夫人自尽而亡。”

“……”沉默良久,牧柔叹了一口气,“唉,听说了。我与她当年也是江湖中人,可惜了她!”

“您别多想了。”风熙沣赶紧劝道。

“说起来得谢谢她!当年若非是她,我就遇不上你们父亲,也就没有你们了。”

岑云非赶紧转移话题,“您既然与她是同一辈的武林人士,您能讲讲她吗?也好替我们尽快找出凶手。”

“当年的百面夫人可不算横空出世、一鸣惊人。当初因为她……呃,‘Jian*’了多名男子,被官府捉捕,才渐渐小有名气。后来因为她害得当年的虞国丞相之子跳湖自尽,虞国丞相为了杀她,派了多名杀手,最终无功而返;自此,她便扬名天下。不过……”

“不过什么?”听得津津有味的三人追问。

“不过让她令武林人士讨伐的是她骗了武林盟主的儿子,那孩子可只有十岁啊!”

“这么年轻?”三人大惊失色。

牧柔继续说道:“那孩子是被百面夫人骗出庄外,然后被百面夫人推下山崖的。百面夫人还留了一封信给盟主,说她是替主上办事的,主上要盟主还先人欠下的债,先杀了他儿子,下一个就是盟主本人了。”

“上辈的事与一个孩子有何关系?竟然如此害他!”三人气愤填膺。

“是啊,所以武林人士群起而攻之,势要找出百面夫人和幕后主使,为这无辜孩子报仇雪恨。”

“伯母您当年为何会被百面夫人所伤?是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