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无良夫君》无良导航最新官网 免费阅读 无良夫君弱受

更新时间:2019-10-28 18:06:38

《无良夫君》无良导航最新官网 免费阅读  无良夫君弱受 已完结

《无良夫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私房喵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冉离,冉大侠

《无良夫君》为私房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将药箱放在桌子上面,冉离看都没看漠北一眼,转身离去。 “喂……” “冉离!”话音落地,那青衫早已经消失在门外。 漠北撇了撇嘴,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药箱放在桌子上面,冉离看都没看漠北一眼,转身离去。

“喂……”

“冉离!”话音落地,那青衫早已经消失在门外。

漠北撇了撇嘴,怪不得有那样拽的徒弟,这样的师傅能教出正常徒弟才有鬼。

既然不能等人,那就自救吧……

漠北拿过药箱,打开一看,顿时傻眼了。不大的药箱里面放满了各色药瓶,高矮胖瘦,红橙白黑……唯一相同也最要命的是,瓶子上面无一例外地没贴标签。

三无产品!

她该吃那个?

漠北满头黑线,囧了片刻,漠北连忙放下药箱,风中凌乱地夺门而出,冲着已然要消失在远处的背影喊道:“冉大侠……”

和正面一样淡漠的背影依旧散步似的徐徐前进

“冉神医……”青衫飞扬,凭虚御风,倒是有股子羽化登仙的味道。

可是——

漠北扶额,欲哭无泪。她怎么就这么倒霉,遇到这么师徒两个?

长叹了口气,她坐回药箱前,托着下巴研究起这些各色的小瓶子来。挑来挑去,漠北也没看出来自己可以吃哪个,索Xing将所有的药瓶都扔了回去,反正现在她中的是剧毒,既然那个冉离都说没有解药了,恐怕这些里面也没一个是管用的。

坐了一会儿,漠北一双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忽然Jian笑着来到门口。从怀中掏出几块玉佩,转头在门口摆了一个天通阵法。

这个阵法是她还是鬼魂的时候,跟某个孤魂野鬼学会的,倘使不是这个阵法不但可以防身,还能把入阵的人变成施法人心中所想的动物,她才没有那个耐心背一串子“鬼话”咒语。

摆好了玉佩,念罢咒语,在空中虚虚的划了黑猪两个字,这才施法完毕。

唔,也不知道活人说鬼话还管用不管,她耸肩

若是一觉醒来,门外站着两头很拽的黑猪,都凶神恶煞的看着她……

噗嗤一声,漠北YY得笑出声来,捂着肚子一发不可收拾。嗯哼,小恶魔变成黑猪恶魔,果然很有萌点。

得瑟着踱回床前,闷头扎进被子里面,两只雪白的脚丫一踮,甩掉鞋子,又哼哼闷笑了两声,会周公去也~

一觉好睡,当漠北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晌午了。暖洋洋的日光从窗外射了进来,洒在漠北的脸上,不甚灼人。

她眯着眼睛,扬手遮了阳光,一边享受着这醒前的片刻宁日,一边自查身上有什么变化,似乎较为昨日更神清气爽一些,不由暗想,n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总之没死成就算好事,懒懒的打了一个呵欠,准备再睡,却听见嘭的一声,房门被什么东西震得一响。

“谁?”漠北被不似人声惊得坐起。

难道门外是一头叫忘尘的黑猪?不对,应该是两只!想到此,漠北又开始嘿嘿的笑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漠北慢腾腾的门口走去。

推开门,忽然银光闪过,吓得漠北连忙向旁闪去,她的身形刚刚移开,一柄箭羽便擦着她的发稍呼啸而过。

“哎呀,射偏了!”忘尘指了指漠北门边墙上的一个靶子,笑得百花齐放般的灿烂。

“你个死小孩,你……”刚骂到一般,漠北忽然睁大了眼睛看着忘尘。

今日的忘尘穿了一件红色的衣衫,浓黑的长发没有梳起来,而是随意的散了下了,凝玉般的皮肤与红衣墨发相称起来,显得有些可爱,又有些帅气。

不应该是一只黑猪吗?

漠北抬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安然无恙的忘尘难以置信。

忘尘被漠北好像看到奇怪物种的眼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唾弃的看着漠北,挑眉问道:“大妈,别看了,小心会爱上我。”

“爱上你?等下辈子吧!”虽然诧异,但是漠北还是不忘对忘尘反唇相讥。

“不对,我得认真考虑一下,到底多少辈子会爱上你。”漠北斜靠在门边,一收摸着下巴,一手掐腰,很认真的思考起来。

忘尘鄙视的看了漠北做作的模样:“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思考的时候,人很呆?”说着,忘尘转身便走,没走几步,忘尘忽然停下回头看着漠北很真正的问道:“师傅的药箱里面是不是有个很香的用玉瓶装的药?”

漠北根本懒着回答,准备再睡一觉,转身进屋关门,就在门要关上的时候,又听到忘尘在门外说道:“忘记告诉你了,那一瓶是清心寡欲的,通俗点,就是为了治花*柳*病*的药。”

抬起的脚忽然顿在了空中,噗噗噗噗,四声响过,被漠北扶着的门此刻出了四个窟窿。

小兔崽子,姑NaiNai我忍你很久了,竟然这样算计起你姑NaiNai来了。

漠北猛然回头,诧异的朝外看去:“冉大侠,你怎么来了?”

忘尘闻言,顿时一愣,转头看去,却没有看到冉离,不由心生恼意,回头正准备质问漠北,哪知道,刚回头,就见眼前一黑,接着一股清凉夹杂着淡淡香味的液体流入了他的喉咙。忘尘连忙用手使劲的在嘴里面抠着。

漠北抽空移回了自己的阵法之中,看着忘尘第一次失态的模样,不禁得意的仰天大笑:“死小孩,刚才给你灌下去的是一种名字叫chun风一度的chun药。”

“你……”忘尘满脸通红一甩袖子,愤恨的骑着那头黑猪扬长而去。

“跟姑NaiNai斗,你还嫩点,哼!”

漠北一甩袖子进了屋子,正巧看到药箱,气又不打一处来,捧起药箱向门外的不远的水池走去。

来到水池边,漠北一屁股坐在池边的木桥上,拿起小瓶子向水池里面倒了起来,一边倒,一边碎碎念:“去你的‘琼浆玉液’,死小鬼,下次可就不是给你点驱蚊水那么简单了!”

倒着,倒着,漠北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记得头天晚上看到的‘琼浆玉液’是液体的,怎么她倒的小瓶子有黑色药丸的,还有白色粉末的?

漠北刚要起身,忽然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漠北正在倒着瓶子的手忽然凝滞在空中。完了,杯具凑成茶几了,被主人抓个现行,她该怎么办?

最直接的办法,销赃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