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古城秀月》晓古城的妻子 妖孽受 古城秀月健全文

更新时间:2019-10-15 06:04:20

《古城秀月》晓古城的妻子 妖孽受 古城秀月健全文 已完结

《古城秀月》

来源:酷匠网 作者:润叶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梁润昌,李秀月

独家完整版小说《古城秀月》是润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梁润昌,李秀月,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姑彩花因嫁在外县,路远,也早捎来了信,要等过了“人情”才回来。二门三门四门的女儿们也回娘家来了,少不了到老奶奶这里来拜年。老奶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姑彩花因嫁在外县,路远,也早捎来了信,要等过了“人情”才回来。

二门三门四门的女儿们也回娘家来了,少不了到老奶奶这里来拜年。

老奶奶看着孙女们带着女婿儿女回娘家来拜年,高兴地合不拢嘴,叮咛着大人好好照看娃娃们,自己给小娃娃们发压岁钱——一人一毛钱——别看一毛钱,能买好多东西呢。

这年下的压岁钱可全是梁润昌自己积攒的钱,都替母亲做了压岁钱了。

……

这会儿,梁家大院又是欢天喜地,孩子们四处放鞭炮……

到了晚上,女儿们住在了娘家,女婿们路近地回去了:路远的挑担们(指姐妹们的女婿之间的关系)就都挤到大爷爷梁润昌那客店里去落脚了。

因为正月里不能动针线,各家各户的女人们也都玩开了。什么骨牌麻将了,纸牌梦胡了,玩的十分红火。

石榴和杏花的女婿们因家近都回去了,她们自己留下来与父母亲坐一块玩骨牌。

石榴的儿子正林比玉静大三岁,与玉静玉海并一院子娃娃在坡上一起放炮玩耍。

杏花那儿子已起了名叫书元,已经十来个月了。

李秀月抱着哄着到院里坡上,看一阵大娃娃们放炮,又到下院看看冬贵,招呼各门的女婿们。

……

天晚了,大娃娃们回去了,那书元已经睡着了。

李秀月抱着书元回到后院,见正林还和玉静玉海在院子里说话,又听见公公正说有个什么信,石榴答应着,可听见正林叫了叫了一声妗子,几个人便又掩口不说了。

李秀月心中嘀咕,可又没弄明白。只得招呼正林玉海,问他们在哪里睡。

因为平常玉海都在他老奶奶、爷爷奶奶炕上睡觉,今天忙拉着正林到前窑炕上睡觉。李秀月跟进到前窑,就见年迈的太婆婆早歪在炕头睡着了,而公公老两口和他们两个女儿正玩的红火。

李秀月忙把书元也放到炕上安顿睡好,又安顿正林玉海兄弟两睡下了。

公公见天晚了,要收拾骨牌。

李秀月忙笑道:“耍嘛,还早着来。”

杏花笑道:“一年就这么一回,嫂子你也耍一会儿吧?”

石榴也说:“秀月,这几年通保不在家,你一个人前后忙,真正难为你了。今晚就玩一会吧!到我这来!坐这里!”

李秀月一个年轻婆姨怎么能不爱玩耍?只是与公婆坐一桌,未免有点尬尴,急忙推辞道:“我不会!”

梁润昌也明白李秀月不好意思,忙道:“你们耍吧,我也磕睡了,睡去呀!”

说完,梁润昌下炕出去了。

这几天伙伴们除了冬贵无处可去外,都回家过年了。原来为了看门户,为了招呼留下的女婿们,梁润昌他就住在下院客店的一间小房里。

……

见公公走了。

婆婆笑道:“这下可以耍了吧?”

石榴忙拉李秀月坐下,让她摸牌。这四人便玩在一起了。

“四饼!”“杠!”“上碰下炸!”“胡了!”

几圈后,杏花那儿子哭了起来,知道他要尿,见天也太晚了,只得散摊睡去了。

李秀月拉石榴在后窑里睡下了。那玉静早到梦家庄去了。

……

一年难得一回,这姊妹二人便拉起话来了。

石榴笑道:“李秀月,咱们家可热闹,爸爸妈妈辛苦一辈子,又不论待谁都可好。这些你一定觉着来吧?”

李秀月听出有话,忙笑道:“爸爸妈妈待我好似亲女子!我怎么能不知道?”

石榴笑叹道:“是啊!彩花要有这样的公婆就好了!”

李秀月奇怪地问道:“彩花怎么了?不是说过了‘人情(指大年初六的人情节,其重要性在陕北仅次与年三十)’就回来吗?”

石榴说:“回来。可你知道她公婆待她怎样吗?咱爸后悔不该嫁那么远,更不该嫁给那姓冯的!女婿不分正业,在外边又赌又耍女人,还抽上了洋烟。那公婆怪彩花没本事,管不下女婿!还又嫌生了两个女子,一天到晚磨搅(唠叨)不停。还说要娶小呢……”

李秀月问:“你们怎知道?”

石榴道:“爸爸早托人打探过了!”

李秀月叹息道:“唉,我一满不知道!等彩花回来问问。咱们该想些办法。要不,等过罢年,咱们相跟去看看。那冯文才是干什么的?由了他了!”

石榴道:“唉,男人家,不都是那样?听爸爸说通保快回来了,……”

李秀月接道:“在山西,因为雪太大封了路,歇下了……”

石榴点头:“是…歇在山西了!不过……”

还要说什么,腹中打了几转说不出口,便又转话题,说彩花说冯文才,说家里的事情。

李秀月听石榴吞吞吐吐,心中十分不快,又没法问。

李秀月过门多少年来,对梁家上下别样都满意,可就有一样从来就习惯不了:要听他们说件事啊,真能急死个人!这会儿盘算一下不由担心起来,试探着问:“通保路上病了?还是有什么事了?”

石榴忙笑道:“这个你放心。他身体好着来,又能有什么事?……”

“哪怎么了?…”

“没什么,男人家,出惯门了,心思不一样了!”

“怎家不一样了?”

石榴话到嘴边,还是说不出口,吱唔半会儿道:“太晚了!睡吧!”

莫名其妙的李秀月还想问,可见石榴已睡着了,只得无可奈何地也睡了。

初三起来,要走亲戚拜年,石榴杏花回婆家去了。

李秀月也忙着招呼来给太婆婆、公公婆婆拜年的各处来的亲戚。

过了人情,初八下午,彩花同女婿冯文才带着一个六岁一个三岁的两个女儿回来了。

李秀月接住,让进后窑来见太婆婆,婆婆。梁润昌被人请去吃饭了,玉静玉海姐弟连着几天白天都在学校排秧歌,也没在家。

那彩花见了自己的奶奶和母亲,泪珠就掉了一脸。

奶奶和母亲也流泪满面。

冯文才赔笑着劝彩花,又劝奶奶和丈母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