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丑颜无双》重生之丑颜嫡女 Basher 重生之丑颜无双69文

更新时间:2019-10-01 18:11:37

《重生之丑颜无双》重生之丑颜嫡女 Basher 重生之丑颜无双69文 已完结

《重生之丑颜无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少保风流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完颜,木生

主角是完颜,木生的小说《重生之丑颜无双》此文是少保风流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完颜熙烈一时不知道说,完全没有平日里的豪爽。 无双看着完颜熙烈和阿凤,想起了自己和他第一次拼酒。今天他有点不太一样,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完颜熙烈一时不知道说,完全没有平日里的豪爽。

无双看着完颜熙烈和阿凤,想起了自己和他第一次拼酒。今天他有点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呢,对了,他把胡子剃掉了,露出了完美的脸庞,不过看起来,他的年纪也不超过20岁吧。

芷颜也看出了完颜熙烈的变化,不禁有些吃惊,这就是那日见到的胡上首领吗?竟然长得如此英俊?

和擎苍国男子不同的是他的五官更立体,更有一种男子的气概感。

真是没想到这个首领竟然如此的年轻。

“你没必要给我解释什么。谢谢你送我朋友回来。”无双打算了完颜熙烈的话

“没想到你这朋友不能喝还那样豪爽,不愧是热血男儿!”说起喝酒完颜熙烈总能找到话。

“嗯,谢谢夸奖,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照顾就行了。”无双下了逐客令,芷颜见无双似乎不太喜欢和这个胡人首领说话。

正巧木生端着温水进来了。完颜熙烈更没有留下的理由。只是咳咳了两声,说:“我能和你聊两句吗?”

“我们有何好谈的。”

“合约。”

无双知道他所说的是何事,看来他是同意了,本来还想找阿凤这个接头人和他谈的,看来还是要自己去面对。

芷颜不知道二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就和木生一起照顾阿凤,阿凤在梦里还在不断的说着喝喝喝,不知道他喝了多少。

无双做了个借一步说话的姿势,完颜熙烈便会意和她一起出了房间。

出了摘星楼,外面的街道已经安静了,偶尔有夜莺啼叫,远方不知道谁家的狗听到了想动不停地狂吠。

“我果然没看错。”完颜熙烈打破了沉默。

“我不懂。”

“你是赵无双。”

“我是赵一。”

“你是赵无双。”

“赵无双也好,赵一也好,我们谈谈合作吧。”

“你又有什么主意?”完颜熙烈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

“这次我坐中间人,当然我不会出面,我会给你找一个更大的财务支柱来支撑你更大的货物往来。”

“听起来似乎不错,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

“没什么不同。你还是管好你商队的运送就好,交易这方面我会安排好的。”

“怎么分成?这次是三方了。”

“四,三,四。”无双笑了下,不愧是商人,利益永远是最重要的。

“我同意。”

“你怎么不问谁出资金呢?”

“这和我没关系,我只管我在乎的。”

“哦。”

“我知道这能帮到你。”

“谢谢。”

无双和完颜熙烈的距离近在咫尺,月光下的完颜熙烈眼睛更加明亮的如天边璀璨的星星,完美的弧线雕刻出英俊的脸庞。

无双也是普通人面对美好的东西也是会情不自禁的喜欢的,有那么一瞬间心里漏了一拍,也是那么一瞬又恢复了正常,脸上却不自觉的火辣辣的有些烫。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月光下无双的脸泛着红晕,月光中朦胧的宛若池中的莲花一般粉嫩,脱俗。他的心一直跳动到不行。看着她望向自己眼睛里看不到半点波动,平静的如一潭湖水一般,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她的这个合约,虽然话里行间还是那么简单,但是他知道此次她回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两人就这样看着彼此。

无双心里明白,两人的关系只能是互相利用的。

阿凤酒醒已到了日上三竿,他不知道自己昨天喝了多少级就醉了。只记得完颜熙烈再听他说完那句买卖还做不做之后激动了好久,没了胡须的完颜熙烈,更显出了青年的俊逸和那男子的刚毅。

他设宴招待他,只不过自己不胜酒力,酒未过三巡,自己就醉了。他只隐约记得好像是完颜熙烈送自己回来的。

无双和完颜熙烈谈完后,回到客房芷颜已经睡下了,早晨起来,才发现芷颜神色有些奇怪,说话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无双不知道她怎么了。昨晚阿凤回来前还很好。忽然想起了芷颜昨晚见到完颜熙烈眼里女子特有的悸动,无双无奈笑了笑:“昨晚和完颜首领谈了商贸合作的事情回来晚了,你已经睡下了,就没吵醒你。芷颜姐姐昨天睡的还好吧?我昨天喝了点酒,今天头竟然有些不舒服了。”

为了不让芷颜难堪,无双专门揉了下太阳Xue。

“昨天看你没回来,我一直担心你出事呢,没事就好。”芷颜听无双说完颜熙烈只是谈合作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阵安定,可想起昨晚完颜熙烈看无双的眼神,她虽然未经历男欢女爱,可却能感觉到不同,可为什么自己又会这么在意呢,爱不想了。既然无双没事就好

一切恢复正常,两人一起去看了阿凤,得知陆仟还一夜未归。无双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淡她相信他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所以也不太担心。

昨夜,无双做了一个悠长的梦。

梦里自己白晳修长的嫩指轻动,微挑琴弦,指间流曳着饱润的古音,夹着丝丝忧愁。梁纤纤宛若从绢画走出来的美人,柳眉轻拧,低垂着头,似是专注,心思却飘到远处。

她温柔的眼神定在上品紫檀木制之古琴,也唯有此时她才真真正正似个女儿家。她精通琴棋书画,但不喜爱于人前表演,宁愿他人以为她只是个技艺普通的姑娘家就算了。难道这张脸蛋还为她惹不够麻烦吗?每天上门提亲的男子不计其数,不单京城,不少来自江南、姑苏,甚至更远的男儿慕名而来,烦得她只好关在闺房。

幼年时她不愿学艺,竟被爹娘罚抄《女诫》五十次,想她还是五岁娃儿,如此吃力不讨好之事,仍坚毅不屈完成。如今精通四艺,自不因父母,而是因为他……

那日天气清爽,晴空万里无云,仅五岁的她在花园里用小手翻着土,脸上沾了泥泞,绢帕摊在地上,上头有少许的泥沙跟一条缓缓扭动的蚯蚓,正玩得乐,后头却传来爹爹的声音:“双儿。”语气满是宠爱。

她转个头,眨着无辜的猫眼儿说:“爹爹今儿个真早!是不是想念双儿了呢?”说罢便格格地笑了几声。从小她就那样备受父母疼爱

“你好好一个女儿家竟在玩弄蚯蚓……唉!可别吓着人呢。”

她原是半蹲着,如今站了起来,伸手拍拍罗裙,想起手心肮脏时裙面早已沾污了。

“双儿喜欢嘛!双儿答应爹爹等会儿不玩了。”她噘着嘴撒娇,却瞧见爹爹身后有个似已十四五岁的俊帅少年,小脸霎时烧了起来,连耳根子也红透。

那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许皓轩吧?

“双儿在家总是这样,别见笑。你们尽管玩耍,我跟你爹在花厅谈事儿。”少年一听,不尊不亢的点了一下头,眼神落在这满身泥泞的小女孩上。

寻常不当自个儿为姑娘家的她倒是娇羞起来,趋前两步巴着赵父。

“爹爹!娘呢?”

“在聊女人家的玩意儿。我遣了几个仆人在花厅,有事唤一声就可。你们放心玩耍。有镇棠在,你不可能摔着。”他转个身走向花厅,在她看不见的脸上咧开了灿烂笑容。

她鼓着双颊,气冲冲的对那少年说:“你看!我爹就爱消遣我!”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少年和她以后了婚约,好像是另外一个故事故事里她单纯可爱。

他静静的看着她,温暖的掌轻抚她的黑发,拂走了些尘埃,深如黑潭的鹰眸扫视过她巴掌般小的脸儿,到她的小手,然后到她的罗裙,眉头愈扭愈紧。

然后就是那句,我会娶你为妻的承诺。

梦依然在脑海清晰无比,这画面,父亲和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不真实,美好的有点荒唐,现实哪里有这般让自己心里暖暖的呢。

敲门声响起,又是木生,“赵公子在吗?”无双和芷颜相顾,这木生又有什么事呢?自己也并并未叫过他,无双转念以为是陆仟捎来了什么消息。

“你有什么事?”无双问。

“有个奇怪的老头一大早就来指名找赵一公子,说和你有约,掌柜看此人因为有点异于常人,把他留在了大堂,派我先来问问公子,是否有这么个朋友。”木生简要的说明了下来意。

无双一听奇怪老头,脑海中第一反应的就是昨天和芷颜在集市遇到的那个货郎。因为除了那天在摘星楼随口说过赵了以外,自己只给两个人提过这个名字,一个完颜熙烈,一个便是老头货郎了

芷颜也猜是这个人,见无双也没有看门的意思,隔着门问道:“是不是个穿着古怪拿着货的精明人?”

“货到没看到,穿着看不像本地人。”木生在门口回到。

“赵公子不想见我就帮你回了,打发他走吧。”虽然不能揣测无双的用意,可见他迟迟没有开门想必是不想见了,于是他就自作主张的说道。

“见。谁说我不见了。”

说着无双已经打开了房门,“走吧,带我去见他。”

木生说了声“好了,这边请。”就带着无双向楼下走去。

无双原本没料到这人真的会寻过来,当时也是看着那人行为古怪就随口一说,不想他到守信,真的找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